返回上一頁 第七百零二章 關鍵要搞好家庭關系 回到首頁

第七百零二章 關鍵要搞好家庭關系
無限道武者路第七百零二章 關鍵要搞好家庭關系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真是見鬼,好容易才弄到門票,但越是到了關鍵時刻,卻越是什么都看不到……”

看著已徹底成了一派混蒙,無數泥沙和塵埃在四處肆虐激蕩,動亂的沙塵暴遮蔽一切的賽場,某些觀眾開始發出了抱怨。

作為堪稱全球最為隆重,億萬人矚目的最強殖裝與最強武修的頂級對抗賽,由于雙方基本沒什么表演或者照顧觀眾的心思,其實可看性不一定多高,往往還比不上精心制作特效的的全息電影。而由于這臺S級殖裝動不動掀起沙塵暴的特性,可看性就未免更低了,這也就難免讓不少葉公好龍者感到失望。

觀眾席的某個不起眼角落,一名黑發少年似乎由于無法看清戰況而索性閉上了雙眼,不過若仔細觀察,就會發現他神情無比專注且激揚振奮,全身血脈激蕩鼓動,心臟仿佛擂響的戰鼓,沿著某種震人心魄的節拍,在周身皮膜內臟骨骸之間震蕩響徹著,隱約與場中武修每次出拳引發的震動共鳴呼應,仿佛匯入一曲宏偉浩蕩的交響樂章,并漸漸向著最輝煌激揚的高潮一路攀升。

而就在此時,場中肆虐的沙塵暴之中忽然呈現出無數異物,仿佛億萬妖蛇魔龍蠕動,又似乎數不清的無數扭曲延展的手……大地在震晃、在隆起,整個賽場都在分崩離析,無數灰燼被扯上了天空,沿著咆哮的風暴氣流紛舞、匯聚……最終在無數觀眾的驚呼吶喊聲中,在沙暴核心形成一尊足有數百米高,輪廓模糊,千臂狂舞,仿佛足以撐開天地的龐大可怖身影。

與此同時,環繞賽場的觀眾席就像迅速充氣膨脹的游泳圈一樣,一邊抵御著排山倒海向外炸開的狂暴巨力,一邊向外迅速擴展,一下將整個賽場擴大了數十倍,借著瞬間變形自我調適,去適應越來越強,波及越來越廣的激戰余波。

從某種程度上,能夠修建一個足以讓普通人安全旁觀這種等級激戰的賽場,也是一種高科技展現。這個賽場單論防御,甚至比當世頂級的軍事基地還要強出不少。

不過即使是這樣,處于最前端觀眾席仍然有幾處被風暴氣流沖破防御,首當其沖的數十觀眾當即被一下撕成粉碎,不過卻沒見到什么爆碎橫飛的血肉碎骨,而僅僅看到大量粉碎滲透黃綠色培養液的纖維化組織以及各種樣式規整的人造器官殘骸……原來這些人大都并非真人,而是生化機器人,在生化技術已無比普及發達的這個時代,許多有錢人已擁有不止一個生化替身,借著神經信號同步量子傳輸,可以在千里之外如操縱自身一樣操縱生化機器人,并對機器人身上所發生的一切感同身受……當然,不包括被摧毀的死亡感受。

黑發少年也同樣不幸受了足以掀翻重型坦克的狂暴氣流波及,在生死關頭,他血管賁突,雙拳連出,每一拳打出,都如同火炮炸出的鐵彈,打得迎面而來的風暴重重漣漪泛起,彼此震蕩抵消了大半。與此同時他腳掌一滑,順著風勢蛇形游動,就這么一連向后轉折滑退了十數米,渾身骨節不斷發出水銀激蕩的聲音,筋肉積血也不斷拉緊扯松,才總算抵消了足以將自己撕碎的最強亂流,但渾身仍然鮮血淋漓,頭上冒起了血煙。雖然遍體鱗傷,但他的眼神卻是無比發亮,那是一種大風暴后的日出見晴,煥然一新的亮!

除了他之外,還有幾名觀眾也各展手段,在風暴中成功自保。不同于使用生化替身的有錢人有恃無恐,那些不惜親身犯險位于最前列的,除了少數尋求刺激或不知天高地厚者之外,大都是真正有志于此的武者或強化戰士,希望近距離感受頂級強者的斗志、拳意、氣場甚至直接接觸體驗戰斗余波,從中獲得提升自身的資糧。

而環形觀眾席被撕開的三處缺口,也很快有負責安保的幾臺防御型殖裝火速趕往救援,隨后又自行修復填補,恢復原狀。這些,都是賽場的一系列慎密安排,除了使用生化替身者之外,唯有個人實力達到一定程度的觀眾,在簽訂責任書后才有資格被安排到最危險前席。所以雖然到頭來難免死傷,但斷不至于以觀眾大范圍慘重死傷的代價來替高階武者與S級殖裝刷逼格。

“借氣流散布的,究竟是什么東西,某種新型病毒嗎?”某貴賓間的女士并未受到波及,但沙暴核心那千臂猙獰的巨人形象,卻似乎讓她感到不舒服,當她眉鋒微蹙時,她目光所視的風暴,立即出現微妙的潰亂跡象。

在她身旁的知性女子拉住她的手輕笑解釋:“不是病毒啦,能在短時間內感染這種等級武者的病毒可還沒有研制出來……事實上,它們稱為‘念感粒子’是一些高滲透,高念動效應的納米微粒,它們對于特定腦波頻率的念動力的敏感程度是普通物質的千倍以上,在四周環境滲透了足夠濃度的‘念感粒子’的前提下,它們可以數十倍,上百倍增幅特定對象的念動力……”

“更重要的是,當它們作大范圍無序運動時,可以對精神波動起到擾混作用,蒙蔽對手的感應與直覺,為隱藏的隊友創造機會。”她還未說完,另一旁的某男士開口補充了一句。

就在此時,在圍繞著千臂巨人,遮天蔽日的漆黑風暴之中,忽然華光大作!

那是一個體長近四米,流線型的體態尤為頎長纖細的人形,通體像是用晶瑩剔透的水晶琢磨而成,就在毫無征兆的情況下憑空顯形。而一旦顯形,其水晶的體表就開始綻放五彩紛呈的無窮光芒,其繁復細密精巧之處,簡直如同一臺全方位立體式光刻機,在四周的一切事物表面交織烙印出無數堪比最精密電路板的晶狀光軌。光軌又隨著洞穿一切、切割一切的高能激光鋪天蓋地地迅速蔓延擴散。轉眼間,原本一派混亂的肆虐風暴竟被億萬規整精密富有幾何美感,無止境地流動、增值的晶狀光軌渲染得一派絢麗且森嚴,宛若一個精心編制的巨大光之囚籠,又仿佛一個以水晶人形為核心構造的光能生命體!

很顯然,這是另一臺S級殖裝,一臺有著光學隱形功能,并以外放激光為主要攻擊手段,而且很可能還有基于光學微刻的某些異能的殖裝。

而也就在水晶殖裝撕破偽裝全力攻擊的同時,另一臺體表被無數流動的磁沙覆蓋的殖裝也顯出身形。下一刻,就見無數磁沙炸爆,在萬雷咆哮聲中彼此激蕩爆發出億萬道耀眼閃電,每一束閃電都瞬息萬變而又富有某種生命的靈性,輝煌而短暫、暴躁而活躍,伴隨著爆炸式瞬變擴展的超強電磁場,在每一秒間變幻出無數種形態,嘗試著千萬次的糾纏、變異和進化,轉眼間形成一張鋪天蓋地變幻莫測的雷霆巨網。現場的一切鐵質都在狂亂磁暴之中瘋狂搖晃震鳴,匯入超高速電磁鐵流之中。電網所到之處,一切都在粉碎、在氣化、在湮滅,化為氤氳繚繞的耀眼電漿,注釋著雷霆的無上威能和無邊恐怖!

S級殖裝,理論上,每一臺都足以在短時間內癱瘓甚至毀滅一個大都市。如今三臺S級殖裝一起聯手,天災般的威力開始淋漓盡致地發揮出來。要不是環形觀眾席已自行擴展遠離激戰中心,死傷只怕堪稱慘重!

在三臺S級殖裝的圍攻下,中年武修的身形已徹底被風暴、眩光、雷電徹底淹沒,但是偏偏所有在場的觀眾都能夠深刻感受到他的存在,感受到他的一腳一拳所帶來的越來越強烈的震撼,每一拳發出,他的身形都仿佛會拔高一分,漸漸的已化身一尊高足萬丈的巨人,正迎著天怒神罰,用雙拳硬生生開鑿出一片新天地。

不過精神層面的震撼與氣勢,似乎不能挽回他現實的處于絕對劣勢。轉眼間,他的身形已在來自四面八方,更勝深海巨漩的無窮壓力下嚴重扭曲,小半個身子也在電漿中碳化,身上有多處已被激光貫穿……

眼看著傷重瀕死,敗局已定之際,中年武修如滾雪球般不斷積累壯大的氣勢卻并無絲毫回落,而是越發高漲到一個不可思議的巔峰,就在他所散發的氣勢已經壯大到充斥所有人的心神,大無可大之際,他再出一拳!

在場所有人的感知中,這一拳很慢,慢得猶如蝸牛。但是與之相對,除了這一拳之外的所有事物似乎都陷入靜止。

風停,雷止,華光凝滯!縱然強如三大S級殖裝,在這一瞬間竟也難越雷池!

如果說在此之前,他的氣勢已壯大到所有人認知的上限,此時這一拳,便已在冥冥中突破了某種蒼茫界限,直入虛空,觸動某種超乎認知之外的深邃存在。

沒有人知道這一瞬間發生了什么,只感受到發自生命與靈魂深處的某種最強烈的悸動與震顫如雷殛潮涌般滾滾沖擊而來,恍惚間中年男子曾打出的每一拳都在心中巨細靡遺地反饋再現,拳拳無窒,一氣呵成,最終徹底化為氣貫長虹震徹天地宇宙的一聲轟然宏響,所有人的精神與軀體都似乎被這一聲巨響轟然土崩瓦解,每一個碎片又融入某個無所不在,包羅萬有,和諧統一的無邊汪洋……

也不知過了多久,當所有親臨現場的觀眾們仿佛涅槃翻生般回過神后,環顧左右,只駭然看到四周所有生化替身橫七豎八地倒了一地,失去了所有活力。而再看遠處早已被破壞得面目全非的賽場,則儼然有著三臺雖仍然整體保持完好,卻早已徹底癱倒不動的S級殖裝,以及雖已氣喘吁吁,重創瀕危,卻仍然屹立不倒,還能撫胸躬身向對手致意的那位中年武修……

在他們的眼中,這位艱難險勝,哪怕一陣稍大的風都有可能讓他倒下的武修已成了一座豎立的道標,一座喻示了個體武力的極致發揮的可能,彰顯了以人之身支配自我的超越與進化,可以為未來數年地球人類追求力量,追求精神與生命的自我升華的指路道標……

原本此時早該有負責救援與醫療的殖裝上場,不過由于此時所有在場殖裝幾乎都一體同步癱瘓,場中竟陷入一個短暫的緘默。

好在三臺S級殖裝雖失去戰斗力,但是殖裝者并未殞命,緩過一口氣后,仍然可以勉強讓自己頭頸乃至上半身解除了與機體融合狀態,探出頭來。

莫名的敗北,固然讓他們不好受,不過其中一名女殖裝者親眼確認了對手面容之后,卻當場怔住。

“……唐教官……難道真的是你?”

“哈哈哈……咳……咳……的確是我……”中年武修雖以高超的肢體掌控力勉強撐住滿目瘡痍的軀體,收縮全身破碎的創口,但肺部也足有兩三處遭激光洞穿,剛剛一笑,便是連連咳嗽,“……所以說,我并非從未接受過任何基因調適與強化改造,因為我原本就是一名退役了快二十年的A級殖裝者,只不過出于戰術考慮,剛剛微調了我的面容特征。”

“你曾經身為高階殖裝者,生命形態與精神狀態已不可逆轉的高度異化,使用的又是二十年前,后遺癥更大的舊技術,這也能成功轉職武修?而且還修煉到超階?”泰坦殖裝者瞳孔一縮,這種情況,明顯顛覆了他的認知。

“這沒什么奇怪的,科技在進步,武道同樣也在進步,永無止境地將不可能化為可能,這是兩者的共同內在驅動。”中年武修笑了一笑,意味深長地說了一句點燃在場所有殖裝者心中某種火焰的話,“我的這一條路,你們同樣也有可能走通!”

相比武道,殖裝的優勢在于極易普及與速成,普通士兵稍加訓練,駕馭通用型殖裝,戰斗力就可以輕松超越苦練十數年的武者,哪怕是對殖裝者要求苛刻的高階殖裝,基本也是有資源投入即有對應產出,成才率比同等戰斗力武者要高且穩定許多,沒有那么多玄之又玄,難以量化的要求以及因人而異,莫名其妙的瓶頸。不過殖裝的等級越高,卻意味著自己越來越離不開集團的資源與科技,戰斗的每一秒都是在瘋狂燒錢,到頭來反而越來越不由自主。而且數年到十數年的一時的強大后前途也堪稱黯淡,退役后往往會面臨著或輕或重的改造后遺癥,且基本斷絕轉修武道的希望。如今竟然有一位高階殖裝者退役后在武道上取得更勝S級殖裝的輝煌成就,其意義,當真不可限量!

在某個貴賓廂中,另一番對話正在進行中、

“看來這次又輸了呢……這一次的武界代表的絕對力量明明不怎么強,但剛剛那股生命場與精神力的雙重沖擊波,是怎么一回事?為什么波及范圍會如此之廣,簡直可以利用觸及的每一個生命體的生命場無止境增幅,對普通人都幾乎沒什么殺傷效果,對于生化科技造物卻幾乎是致命的?”

“原來如此,看來你的生化造物的一個重大破綻被徹底捕捉到了……它們雖然足夠精巧也足夠強大,但卻不夠自然和諧。”

“自然和諧嗎?這可是很難量化的概念。爸您的意思是,它們為了追求極致的功能與強大,導致其他方面的缺陷更加明顯。”

“你應該也很清楚才對,自然的進化,追求的并非強大,而是適應,適者生存。自然環境自然誕生演化的生命,相比為了某種目的精心調試,刻意造就的生化造物,或許不夠強大也不夠精密,但卻多了一份渾然天成的和諧。每一個自然生命,天然都是整個生態圈,整個自然環境的一部分,彼此間有著種種不可分割的聯系與互動,某種程度上,也可稱為一份與生俱來的,天人合一的潛質。相比之下,貫徹了太多刻意的人工造物,或者太微小概率意外誕生的突變個體就顯得太過‘鶴立雞群’。如此有其利也自有其弊,正如‘木秀于林風必摧之’,或者也可以理解為一座巍峨的鋼鐵都市所能容納人口可以是自然環境的數十上百倍,但若歷經上百年沒有維護就會徹底淪為廢墟;而一方平凡的草原叢林,往往過了數千上萬年也依然如昔。

若純以戰斗而論,那S級殖裝無疑堪稱強大,但若僅僅以生命個體而論,卻是過于極端且不諧。尤其是其中那一臺名為‘宙斯’的殖裝,完全戰斗狀態下竟然能夠造就生成一種量子態雷電生命,不可謂不強,但它的生命卻短暫到僅能存在于一場激戰中,這是自然規則對它的天然壓制與修正。不然它也不會先行隱蔽,在決勝的關鍵時刻才出擊。

那位唐教官自身的實力其實比正統天人武者還要遜色一些,但他卻曾以大勇力粉碎自身生命場,歸于自然再涅槃重生,才得以突破殖裝者自身不諧的桎梏,硬生生開辟出一條屬于自己的路子。所以他能準確捕捉到對手生命形態乃至精神狀態的那一份‘不諧’,以自身的生命場與拳意與整個生態圈共鳴共振,激蕩引動億萬生命生靈氣場乃至天地自然大勢,損強補弱,擊其不諧,撥亂反正。這種沖擊……嗯,姑且稱為‘宏生態沖擊波’,固然主要針對那三臺S級殖裝的精神與生命場,但攻擊范圍之廣,你也已經見識到了。不過對于整體還是自然個體的人類而言,卻沒什么傷害,甚至他們身上的某些突變癌細胞,還會被這一波沖擊給順便消滅。”

(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無限道武者路 https://boyaec.com/biquge/120831/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