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雨天的月亮...) 回到首頁

(雨天的月亮...)
折月亮(雨天的月亮...)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折月亮》

竹已/2021.10.06

夜已昏睡,雷打不醒。

闌風伏雨之下,南蕪機場內安若泰山,通明亮堂。猶如一個巨大的盒子,裝著下了班的白晝。

此時剛過凌晨兩點,人流卻不見少。

旅客南來北往,云厘獨自停留原地,時不時看向手機。

這是云厘第二次來南蕪。

上回是今年開春,她過來參加南蕪理工大學的研究生復試,待沒幾天就返程了。而這次主要原因,是受到了eaw虛擬現實科技城的邀請。

eaw是優圣科技推出的第一家vr體驗館,開業時間定在下個月月底。

前段時間試業了三天,效果不理想,便邀請了多個博主和視頻自媒體前來探店體驗,為正式開業做預熱宣傳。

云厘便是其中之一。

通過郵件,云厘添加了與她交接的何小姐。

機票和食宿都由主辦方承包,何小姐也表示在她落地后會安排接機。

不料天氣多變,云厘航班延誤三小時。

得知她新的落地時間,何小姐表示會另外安排人來接她。下飛機后,云厘再次詢問。對方聲稱師傅已經出發,讓她耐心等待。

但至今不見人影,何小姐也沒再回過消息。

再多三分鐘,云厘就正好等了一小時。

云厘曲腿支地,靠坐在行李箱上,繃著臉地給對方編輯消息。敲完又從頭到尾檢查了一遍措辭。

可以。

沒臟話;

闡述了對方的失責;

語氣平和,卻不失氣勢。

雖是如此,但盯著屏幕半晌,云厘還是沒狠下心摁下發送鍵。

唉。

又好像有點兇。

正糾結著要不要再改得柔和些,思緒忽然被人打斷。“——你好?”

沿聲望去,云厘猝不及防對上一雙陌生眼睛。

來人長相俊秀,身形修長,像個還沒畢業的大學生。似是不太擅長做這種事情,男生表情靦腆:“你是來這兒旅游的還是?”

這已經是今晚第六個跟她搭話的人了。

前五個來意毫無例外,都是問她要不要坐車住酒店。

云厘自動將他剩下的話腦補完,拘束地擺擺手:“不用了……”

男生頓了下:“啊?”

云厘:“我等人,不打算住酒店。”

場面靜滯。

兩人四目相對。

持續約莫三秒,男生抬手撓了撓頭發:“不是。”

他輕咳了聲:“我是想問一下,能跟你要個微信嗎?”

“……”

云厘呆愣。

男生聲線清亮,此時低了幾分:“可以嗎?”

“啊。”意識到自己誤會了,云厘神色發窘,“…好的。”

“謝謝啊。”男生拿出手機,笑著說,“那我掃你?”

云厘點頭,再度點亮屏幕,她剛剛編輯的那長段文字又顯現出來。她立刻返回,點開微信二維碼遞給他。

男生彎下腰,邊添加邊禮貌自我介紹:“我叫傅正初,以后有空可以……”

通訊錄亮起紅點。

瞧見他頭像的標志,云厘隱隱感覺不對勁,剛被否定的猜測又浮現起來。

果不其然。

下一秒,昵稱上的六個字映入眼簾。

——偷閑把酒民宿。

“……”

現在拉客都到這種程度了嗎?

然而傅正初完全沒察覺到自己的馬甲用錯了,表情帶有一種蒙混過關的感覺。隨即,他還關心似的隨意問了句:“你接下來是要去eaw嗎?”

云厘看他。

傅正初:“那個vr體驗館?”

云厘警覺問:“你怎么知道?”

“我剛剛不小心看到你聊天窗了,還有備注。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傅正初說,“然后這個就開在我學校附近,我就猜了一下。”

云厘給何小姐的備注,只標明是eaw,并沒有明說是vr體驗館。

這個解釋算合理。

她點了下頭。

傅正初:“不過你怎么現在就過來了?現在好像還沒開業,得等到月底了。”

信息一一對上,加上想不到該怎么回答,云厘只能老實說:“呃,我是受邀過來的。”

“受邀?”傅正初似乎沒懂,卻也沒對此多問,“所以你在等他們的人來接你?”

“嗯。”

“我看你等挺久了,”遲疑了會兒,傅正初也沒被她的冷漠逼退,又問,“你要去哪兒?要不我捎你一程?”

聞言,云厘的防備重新升起,搖頭:“不用了,謝謝你。”

傅正初:“沒事兒,這也算跟我有點關系。”

云厘更覺疑惑:“嗯?”

“噢。”傅正初想起來解釋了,云淡風輕道,“因為eaw是我哥開的。”

云厘:“……”

你怎么不干脆吹是你開的?

-

片刻的無言過后,云厘再一想,這人一系列的舉動都十分怪異。

謊話連篇,還莫名邀請她同行。像是什么詐騙犯罪團體,專挑獨身女性下手。這念頭一起來,她的心中逐漸升起些不安。

即便是在公共場合。

大半夜,且人生地不熟。

不想表露太明顯,云厘含糊地找了個托詞,打算借故離開這塊區域。

似是也察覺自己的話不僅有裝逼的嫌疑,還略顯不懷好意,傅正初慌忙解釋。可惜用處不大,他也感覺越描越黑,很快便離開了。

出于謹慎,云厘沒留在原地。

在機場內七折八拐,直到確定男生沒跟上來,她才放松了些。

因這段小插曲,云厘不想在這兒久留,重新點亮手機。

屏幕仍停留在聊天界面。

何小姐還沒回復,但云厘因郁氣帶來的沖動已消散大半。盯著那段鋒利的話,她嘆息了聲,最后還是一字一字刪掉。

在原地繼續漫無盡頭地等待,還不如她自己想辦法。云厘往上拉,找到何小姐給她發的酒店名字,搜了下大概位置。

就在南蕪理工大學附近。

沒等她想好,失蹤許久的何小姐突然回了消息。

可能是她先前接連發的十幾條消息發揮了作用,何小姐不停道歉,說是不小心睡著了,沒看到師傅說沒法過去,以及新找人去接她了。

是eaw的工作人員,剛好在那附近。

這次何小姐說得十分清晰。

不但發了車牌號,還明確地說十分鐘內就能到。

雖不算及時,但也算是幫云厘解決了問題。

沒情緒再指責她,加上時間匆忙,云厘只回了個好的。拉上行李箱往外走。在室內未發覺,出來才感受到潮而密布的涼意。

……

五分鐘后。

云厘手機響起,來電顯示是南蕪的陌生電話。見到這一幕,她條件反射掛斷。摁下同時反應過來,應該是eaw那邊打來的。

她動作一滯,盯著這未接來電,不太敢打回去。

又怕對方會等得不耐煩。

猶豫再三。

云厘咬著手指指節,鼓起勇氣打回去。

嘟。

只響了一聲,對方就接了起來。

卻是不發半言。

云厘主動解釋:“不好意思…我不小心掛了。”她不知道該怎么稱呼他,生澀地說:“您是eaw的嗎?”

間隔短暫幾秒。

男人嗯了聲。他聲線冷倦,低低淡淡,像妖蠱幻象下蟄伏的鉤子,不帶情感卻能攝人魂魄:“你出來,過馬路,能看到個停車場——”

云厘慢一拍地打斷:“啊?”

男人停頓,解釋:“出口不能停車。”

“哦哦,好的。”云厘說,“我現在過去。”

男人:“帶傘了?”

云厘下意識看了眼包:“帶了。”

“在停車場門口等我。”

話落,電話掛斷。

整個通話不超過一分鐘。

云厘五迷三道,從包里翻出傘。

按照男人的話,云厘剛到停車場,便看到一輛車緩緩駛來。對了遍何小姐發來的車牌號,才確定下來。隔著副駕駛座,她彎下腰:“您好,能開一下車尾箱嗎?”

枯木將路燈切割,光線零七八碎。

車內晦昧,云厘只能望見他白到病態的下巴。

男人偏了下頭,似是朝她這邊看了一眼。他沒作聲,將外套帽子戴上,直接下車走來。

云厘怔住,忙道:“那個,不用了……我自己來就……”

少女聲音細細的,雨聲倏然,將之吞噬。男人像是沒聽見,到她跟前,接過她手中的行李箱。她只好把剩下的話吞回去,改口:“…謝謝您。”

雨滴疏落,啪嗒清洗城市。

云厘打量著這陌生環境,視線一抬,驀地停住。很稀奇的場景。蒼茫碧落,她看到了難得一見的,雨天的月亮。

男人將車尾箱掀起,頭也稍微抬了些。燈光闌珊,似乎有幾縷光不受控地落到他身上。

像是減緩沖擊。

時間被強制放慢。他模樣徐徐地,逐漸地變得清晰。

云厘呼吸莫名停了幾秒。

男人眼窩很深,薄唇緊閉,神色透露著疏離。發絲和眼睫沾了水珠,稍顯羸弱,卻沒弱化半點攻擊性。

好看到讓人挪不開眼。

又帶了荊刺,讓人不敢輕易靠近與觸碰。

看到他將行李箱抬起,云厘才回過神。走近幾步,把傘遮到他身上。

傘面不大,不靠近的話很難容下兩個人。云厘不好意思湊太近,保持著安全距離,自己淋著雨。

車尾箱里的東西出乎意料的多。

男人將零散物品隨意堆成一摞,勉強將行李箱放進去。沒多久,他用余光留意到旁邊的云厘,側過頭。

他生得高大,穿著深色薄外套,面上無任何表情,帶了些壓迫感。此刻,也不知是被冒犯了還是別的什么緣由,眼眸輕抬,墨黑色的瞳仁靜靜凝視著她。

云厘咽了咽口水,有點忐忑。

下一刻。

云厘看到男人舉起手,朝她的方向。

她僵在原地。

在此情況下,云厘還能注意到,男人修長的手指被水打濕。路過她手背,繼續上抬,慢慢地,抵住漆黑傘骨,輕推。

傘骨從她發梢,耳際,以及脖頸邊擦過。

云厘整個人再度被傘面覆蓋。

全程不過三四秒。

而后,男人回過身,把車尾箱關上。聲響沉悶,淹沒在這清脆雨聲當中。伴隨著無起伏的兩個字。

“不用。”

百-度-搜-醋-=溜=-兒-=文=-學,最快追,

折月亮 https://boyaec.com/biquge/22569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