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說錯耳朵了...) 回到首頁

(說錯耳朵了...)
折月亮(說錯耳朵了...)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你要先見我父母嗎?”云厘訥訥地重復道。

想起云永昌的性格,云厘始終覺得他會對傅識則百般挑刺。

無論他是出于為她好還是別的動機,這都是讓云厘極為不舒服的做法。

在她眼中,傅識則容不得任何人指摘。

云厘猶豫道:“你可以晚點再和他們見面,我爸媽的思想比較保守,可能從一開始就要催婚。”她抿了下唇:“而且,他們會覺得女生談久了吃虧。”

傅識則不置可否,只是順從地點點頭。

就好像兩人關系的進展在父母的問題前戛然而止,云厘心里頓覺得失落。

瞥見她的神情,傅識則漫不經心道:“我的思想也比較保守。”

“……”

“也可能一開始就想要催婚。”他還在寫文檔,視線甚至沒移過來,語氣略帶諧謔:“希望你不要介意。”

聽到這話,云厘也笑起來:“那你催催看。”

傅識則勾唇,反問她:“你會同意么?”

看他注意力還沒從論文上移開,云厘盯了他幾秒,故意擺出矜持的模樣:“不同意。”

預料之中的答案,但傅識則還是因此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和她視線撞上兩秒,若有所思地說道:“你的思想應該也比較保守?”

云厘:“嗯。”

“那你來催婚。”傅識則靠著人體工學椅,身體微微后仰,眸光直落在她的臉上,他笑了下:“我會同意的。”

晚上,傅識則送云厘到樓下后,她滯留了會兒,不肯上樓。傅識則順她的意,牽著她在小區里游蕩。

陳今平的生日他想起一件事,他低眸和云厘說:“給你補過兩個生日。”

這兩年云厘的生日,他都錯過了。

傅識則“許兩個愿吧。”

云厘先是愣了下,隨即還順從地閉上眼睛,雙手交叉握著放在下巴處,認真道:“那我希望明年阿則能繼續給我過生日。”

“……”傅識則笑了笑,“浪費了一個愿望。我本來就會在的。”

“那我要改一下我的愿望,希望每一年阿則都能給我過生日。”她帶著期許看他,傅識則回望,輕聲道:“我本來就會一直在的。”

“第二個呢?”

云厘繼續剛才的動作,老老實實道:“希望每一年阿則都能給我過生日。”

“……”傅識則低笑了聲:“這兩個愿望連字都是一樣的。”

云厘睜開眼睛,環住他的腰:“因為,我太想它實現了。”

所以即使所有的愿望都許同一個,都沒有關系。

只要它實現,其他的愿望都不重要。

傅識則還沒說話,一陣暴雷般的聲音突然響起。

“云厘。”

云厘僵在原處,不知做何反應。

正常來說,云永昌這個點是不會出門的,所以她才有膽子帶著傅識則在小區里閑逛。

云永昌從黑暗處走出來,看清楚傅識則的臉后,面上一陣冷淡,沒再給傅識則眼神,直接轉向云厘:“你這說分手了是騙我對吧?還聯合云野一起騙我是他的助教?”

第二次見面,云永昌對傅識則的態度仍是這么惡劣,云厘猛地抬頭,怒火中燒就想要懟回去。

卻被傅識則輕壓了壓肩膀,他自然道:“叔叔您好,我回學校后擔任了幾門課程的助教。”

聽他的回答,云永昌理解了話中的含義,態度稍微緩和了點,沒忘記他休學的事情,問道:“你是回學校了?”

傅識則點了點頭。

“什么時候畢業?”

“明年和厘厘一起。”

“工作找好了?”

“暫時還沒確定,但應該會選擇留在西科大當老師。”

“哦,怎么就突然回學校了?”云永昌沒有因為對方求學有成而松懈,還是想搞清楚傅識則的情況。

傅識則側頭看了下云厘:“想對厘厘負責,想給她更好的生活。”

他坦誠道:“上次給您留下了不好的印象,這次原先的打算是拿到博士學位時請您參加畢業典禮。”

眼前的男人應對他的話時不卑不亢而又真誠坦然,人也溫潤清朗,云永昌已經沒多大脾氣了,但還是擺出長輩的態度說道:“那我女兒是很好的,你這些都應該做的,作為男人應該對自己的家庭負責任。”他停頓了下:“不過也沒必要等到畢業典禮吧。”

云厘:“……”

傅識則:“如果您不介意的話,過兩天我想登門拜訪。”

云永昌:“哦,你還住在學校是吧。周五來吧,到時候讓厘厘去接一下你,順帶把云野接回家,一起吃個飯。”

云厘:“……”

沒和傅識則多說,云永昌便帶著云厘回了家。進了屋之后,云厘忍而不發:“爸,你就不能對別人態度好點?”

見她一副吵架的架勢,云永昌聲音稍微提高了點:“我態度哪里不好了?”

完全被他威懾到,云厘懟道:“上次你對那個尹昱呈態度就很好,難不成你一定要我和那些不喜歡的人在一起過一輩子嗎?”

云永昌沒說話。

云厘踢了鞋子,直接到廚房里倒了杯冷水灌下去,試圖讓自己冷靜點。

楊芳聽到父女倆又開始拌嘴,連忙走到廚房門口,云永昌這次卻沒有和云厘吵架的意向,他繃著臉走到廚房,說道:“給我倒杯水。”

云厘犟道:“我不倒。”

見她犟得像頭牛,云永昌只覺得自己年紀大了,默默地去倒了杯水,問云厘:“他為什么休學?”

云厘不太想提起這件事,不應聲,云永昌眼睛一瞪:“你是想到時候他來了我去問本人嗎?”

“……”

云厘語速飛快地說道:“他有個從小一起長大的好朋友生病了,他本來是每天盯著那個朋友吃藥,但是那個朋友偷偷吐掉了。后來病發那個人就跳樓了。他覺得是自己沒仔細檢查他有沒有把藥吞下去,就自責了很久。那個朋友是在西科大跳的樓,所以當時他回學校會有陰影。”

她說完后云永昌和楊芳都沉默了片刻,楊芳細聲嘆了口氣:“可憐的兩個孩子。”

看起來父母是能理解傅識則的。

云厘的心情瞬間好轉,她盯著云永昌,那張冰山臉稍微化了點,問:“后來怎么回去了?他今晚說的是真的?”

“對啊,他覺得你反對我們在一起,他也想給你女兒更好的生活。”云厘這兩年也多少學到點說話的技巧,她說話帶了點引導性質:“爸,你是講道理的人,你應該能看出來這個事情不關他的事的,對吧?”

“你想想看,如果是云野因為我的原因……”見云永昌瞪她,云厘又閉上了嘴,“那我這輩子就這么個弟弟,我可能頹廢個十年八年都有可能。”

“也算是個重情重義的孩子吧。”云永昌沒過多評價,便出了廚房門。

接下來兩天,云永昌都沒問她傅識則的事情,反倒是楊芳問了好幾次傅識則喜歡吃的東西,周五一大清早趕集買了不少新鮮食材。

兩人當天都中午便回家了,仔仔細細把家里打掃得一塵不染。

(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折月亮 https://boyaec.com/biquge/22569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