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和你一起生活...) 回到首頁

(和你一起生活...)
折月亮(和你一起生活...)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門關上的聲音在樓道里回蕩。

云厘渾身一震,望向傅識則。

他垂眸靜靜地看著樓梯,片刻后,側頭和她視線對上。見她滿眼通紅,他眉眼松松,帶著安撫的笑摸摸她的臉頰:“別哭了。”

云厘本來還能控制自己的眼淚,聽到他這句話,喉間一陣哽咽:“我好像搞砸了。”

她讓他更難受了。

傅識則拉著她下樓,等兩人都到了陽光底下,云厘才留意到,他戴了那條灰色圍巾。

南蕪是個位數的溫度。

傅識則將圍巾摘下,拉著長邊,一圈圈給她套上,順帶輕捏了捏她通紅的鼻子。

“沒有搞砸。”他俯身,視線和她對上,他平淡道:“其實我見到他爸媽心里不會有太大起伏。”

“但是,”傅識則重重的吻落在她的額上,“謝謝厘厘。”

他看著眼前的人,睫毛還顫動著,帶點水跡,臉埋在圍巾里。

確認他的神態不是裝出來的,云厘心里稍微放松了點,不幾秒,又悶悶地問他:“你心里還對江淵哥哥內疚嗎?你是不是還覺得他在怪你?”

傅識則默了會兒,點點頭。

“你有看過他后面幾年的日記嗎?”云厘的聲音還帶著鼻音。

“到大一,以為他后來沒寫了。”

大部分的人也都是這么認為的,更何況江淵后來的日記間隔越來越長。

云厘在手機上備份了江淵的日記,她將文檔發給傅識則,兩人回到車上。傅識則坐在主駕上,默默地翻著頁。

“我相信叔叔阿姨也能想明白的,他們不會再怪你的。”云厘將手覆在他的手上。

一開始云厘給傅識則打電話的時候,他的關注點完全不在江淵的事情上,而是擔心云厘碰壁或吃癟后難過。

看完后日記后,他不發一言,只是熄了屏,坐在原處出了神。

時隔六年多,才有人聽見江淵的真實心聲。

所有人都誤會了,江淵沒有怪過傅識則。

在那個時候,大部分人對抑郁癥還沒有認知和共識。江淵最后停藥,只是希望自己能變得更好,他也以為自己會變得更好。

他最后停藥,目的不是為了離開這個世界。

他還愛著這個世界上的人。

他最后寫下的那篇滿是痛苦的日記,在里面埋怨傅識則的存在,僅僅是因為發病時的無法自控。

理智上來說,他不需要再認為自己是罪人了,江淵從未厭惡他的出現,最后悲劇的產生并不全是由于他的疏忽,江淵有不吃藥的計劃,總有實施的辦法。

他不必再因為自己有了正常的生活而心存不安。

然而此刻,文字里嵌著的苦澀涌上心頭,就像過去的情緒瞬間翻涌幾乎將他淹沒。

原來,他也想活著啊。

他斂了情緒,輕嗯了聲回復云厘,便直接啟動了車子往江南苑開。

全程云厘偷偷觀察著他的神態,他有些心不在焉,駕車時變道亮燈的反應都比平時慢許多。

“計劃多久了?”開車回去的路上,傅識則問她。

“沒有計劃……”云厘支吾道,“在見他父母前,其實我都沒有想清楚要說什么,我只是希望,他們能不再怪罪你了。我也想找到證據,讓你不要怪自己了。”

“其實你和我說起江淵哥哥去世前寫的那篇日記,我是有點怪他的。”

總覺得是那篇日記的存在,才讓傅識則被指責和內疚折磨了那么多年。

傅識則開著車,目光放在路況上,他應道:“不要怪他。”

前車剎車,云厘看著前車的紅燈,也喃喃道:“嗯,不該怪他。”

云厘想起那一天,紅跑道上的帆布鞋,對方溫柔的笑化在日光里。

不應該因為最后的階段,而讓人忘了他前二十年的溫柔和善良。

溫柔的少年,從來沒做錯過什么。

頓了好久,云厘才看向傅識則:“那你呢,你還怪自己嗎?”

天色漸暗,傅識則的眸色已經看不清了,汽車穿梭在往來的人和車中,片刻,他笑了笑,讓人分辨不出情緒:“我不那么怪自己了。”

……

車停在小區里,兩人到附近的菜市場打包了些熟食當晚飯。剛在桌上坐下,云厘卻意外地接到了江淵父母的電話。

他們想和傅識則說話。

云厘把手機遞給他,傅識則起了身,拉了張椅子坐在陽臺上。

“江叔、江姨。”

傅識則已經許多年沒喊過這個稱呼。

空中只有颼颼風聲。

“孩子,聽江叔江姨和你說一聲對不起,這么多年來,我們接受不了,愛著我們的淵淵怎么會忍心丟下我們,都怪在了你頭上。”江父的聲音發顫,“我們看著你長大的,怎么會,錯怪了你那么多年。”

他們自己也才想起來,他們看著傅識則從三歲長到二十歲。

他從小就沒在父母的身邊,每次跑到禾苑就說要吃他們倆做的菜。

他們心疼這個孩子,父母給了他優渥的資源,卻沒有給予陪伴和愛。

每年的兒童節,都是他們帶著他和江淵去外面的游樂場玩。

這么幾年,因為痛苦和怨恨,他們將一切責任歸咎到這個將他們視為家人的人。

江淵發生的事情,是所有人都不愿意見到的。

說完他自己眼里泛起了淚水,“是江叔江姨不好,沒照顧好淵淵,也沒照顧好你。”

“今天厘厘和我們說了很多你的事情,也聽叔叔阿姨說的,淵淵是個好孩子,他會希望你好好活著,而不是因為他過得不好,他如果知道了的話,會很傷心的。”

江淵確實會這么想的。

他會希望他好好活著。

這樣的江淵,也才是傅識則認識了十七年的人。

那困擾著所有人的痛苦回憶,并沒有在今天一瞬消逝。傅識則腦中一瞬劃過無數的影像,最后均化為空白。

他也希望江淵好好活著,只不過,不再是那么強的執念。

他嗯了聲。

聽到他的應答,電話對面的人懸著的心終于放下來。

傅識則想起了很多個坐在這里的夜晚,對面的樓層換了一戶戶的人家,失去摯友時的絕望、痛苦、內疚似乎隨著這幾年發生的事情,也漸漸地從生命中淡去。

有些一直以為跨不過的坎,也終究成為了無數過去中的一筆。

云厘拉了張椅子坐在他旁邊,他剛掛電話。

冷風中,云厘只是緊緊地抱住他。

感受到身體上的溫度,傅識則回過神,低頭,鼻間是她發上淡淡的花香,他僵硬的身體動了動,回抱住她。

“他們說什么了?”

傅識則用簡單的幾個字概括:“說不怪我了,讓我好好生活。”

聞言,云厘心里也是說不出的感覺,一切的事情像是解決了,卻沒有如期的開心:“那你心里是什么想法?”

“我想好好生活了。”傅識則回抱住她,輕聲道:“和你一起。”

想好好生活,想徹底地放下心底最為罪惡的部分。

云厘用盡自己最大的力氣抱住他,抬眸時,他的雙眼空洞,定定地看著對面。

云厘抿抿唇,問他:“你現在想起江淵哥哥是什么感覺?”

其實傅識則也不知道。

大部分時間里,他都不會想起江淵。

幾年過去,傅識則已經想不起那整夜的雨,沖淡的血。

記憶像是停止在了出事前,江淵拎著奶茶到他辦公室,和他聊天的畫面。

就像大腦在進行自我保護,將那段記憶永遠封存起來。

傅識則神色黯淡道:“我希望他還活著。”

他可以不再那么怪自己了。

他可以不在夜里被內疚侵蝕,像枯朽的骨在歲月中霉爛。

然而,即便過了這么久,江淵離世帶來的傷痛是沒有消失的。

只是他不再那么敏感,只是這種傷痛,讓人熟悉到麻木了。

“很長一段時間,我都接受不了這件事情,也許直到現在,我也還沒有接受。我希望他當時吃了藥。”

最親的家人、朋友的離世,活著的人可能要用一輩子來修復傷痛。

傅識則說這些話的時候,情緒平靜,卻毫無生機。他垂下頭,不再掩飾自己的真實情緒,像個易碎的瓷娃娃。

“厘厘,你是我最親的人了。”

所以,無論發生什么,都不要像其他人一樣離開了。

他是個很脆弱的人。

如果沒有她的出現,他早已承受不了這些失去。

“那你最親的人,”云厘捧住他的臉:“唯一的愿望就是你的快樂,并且她愿意用一輩子的時間來實現這件事情,你愿意幫助她嗎?”

傅識則身形頓了頓,思緒抽回來,偏了偏頭,不著邊地問她:“這是……求婚么?”

云厘:“……”

“你太厚臉皮了。”云厘原本說得誠誠懇懇認認真真,一下子破防:“我哪有求婚了?”

“哦。”他的語氣略帶失望,試探完后還當做無事發生:“只是求證一下,以免你有言外之意。”

“……”

云厘別扭地問道:“那你愿不愿意嘛……”

總覺得此刻的問話已經有別的含義。

他眼角帶點笑,語氣莫名其妙有些鄭重:“那我愿意。”

……

收拾好碗筷后,云厘窩在傅識則懷里看電影。

“剛才那兩個人是一對嗎?”云厘抬起頭問他,傅識則愣了下,沒答上。

見他完全沒看電影,云厘知道他在想事情,她回房間拿了ipad,打開提前下載好的一款雙人游戲。

傅識則的注意力很快被這款需要動腦的游戲吸引開。

規則很簡單,兩個人用手指控制地圖上的方塊到對應位置。

將ipad平放在沙發上,傅識則和云厘面對面坐著。隨著游戲難度上升,方塊會變多或者移動,他們放在屏幕上的手指偶有交錯。

到后面的關卡,難度提升,傅識則很快便摸清規律(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折月亮 https://boyaec.com/biquge/22569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