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中看不中用...) 回到首頁

(中看不中用...)
折月亮(中看不中用...)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他的指腹上能看見被蝦殼劃破的小口子,云厘破天荒地沒覺得他無恥,只覺得這樣補償他都不夠。

她看了看周圍,扯了扯他的袖子:“先回家……”

傅識則不動。

云厘極為無奈,確定周圍沒有其他人后,才拖拖拉拉地執起他的手。

柔軟靈巧的舌頭在他的指腹劃過,傅識則靜靜地看著面前臉色緋紅的人,她時不時還會抬眸,視線接觸前又難為情地別開視線。

南蕪好像也沒那么冷。

他剩余的幾指托住她的臉,指腹還濕潤地移到她的唇角,唇便直接貼了上去,帶著不容置疑的侵略性,掌心托住她的腰阻止她的后退。

直到她氣喘吁吁,傅識則才松開她,拉著她往回走。

剛進門,他直接從后撩起她的衣服,手指還帶著室外的低溫,云厘渾身一顫,抓住他的手腕:“沒有那個了!”

傅識則停了動作,去翻她的行李箱,幾分鐘后,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

這目光看得云厘發毛。

他不發一言地起身,云厘愣了一下:“你要出去?”

傅識則:“嗯,去便利店買水。”

……

已經三點多了,云厘困得眼睛都睜不開,傅識則剛坐起來,房間的光線勾勒出他身體的每一處線條,云厘從后抱住他,在他的腰后親了下。

“我先睡了。”

“去沖一下。”他側頭,手輕揉了下她的頭,云厘渾身酸澀,帶著鼻音說道:“不要,我要睡覺了。”

理智上,云厘知道自己應該去清理一下,但她沒有分毫力氣。她幾乎全身鉆到被子里,只露出一雙微瞇的眼睛追隨著傅識則。

他去衣櫥前拿了套深藍的睡衣,云厘想起她晚上翻衣柜時里面單一的顏色,嘟囔道:“以后我給你買衣服好不好?”

傅識則的動作一頓,忽地問她:“買和徐青宋一樣的?”

云厘瞬間清醒。

“你喜歡他那樣的?”

云厘窘得不行:“你總不會吃他的醋……”

“所以是喜歡?”

“……”

云厘極為無言,小啄了他一下:“你之前不是穿他的衣服,你不喜歡嗎?”

傅識則毫無溫度地笑了聲。

“那是因為你喜歡。”

云厘頓了頓,像傅識則這樣的人,確實為她做了很多事情。

原本是完全沒必要的。

傅識則徐徐靠近,見他繃著張臉,云厘心里一軟,笑瞇瞇地勾住他的脖子,“那不就剛好,我也是喜歡你穿。”

她繞來繞去,總算側面回答了他的問題。

即便云厘這么說,傅識則面上還是沒什么情緒,云厘討好道:“那你喜歡什么衣服,我就給你挑什么樣的。”

“挑你喜歡的。”傅識則的態度也軟了軟,玩了玩她的發:“我喜歡你喜歡的。”

這回云厘聰明了,總算能正確解讀傅識則的話。

——我喜歡你喜歡的。

——但你不能喜歡另一個男人喜歡的。

因為疲倦,他洗澡的幾分鐘瞬間變得漫長,云厘闔上眼睛,睡得迷迷糊糊,隱約感覺到傅識則掀開了被子。

溫熱的毛巾貼著她的大腿。

她一開始有些抵觸地擋住他的手,他沒理會,慢慢地替她擦拭干凈。

覺得舒服,云厘微蹙的眉松開。

她睡著的模樣乖巧安靜,傅識則看了好一會兒,低頭,在她額上吻了下。

……

翌日,云厘睡到了一點多,幾縷日光溜進房間,她習慣性地往后靠,原該空蕩蕩的身后卻是另一個的人的胸膛。

她轉過頭,傅識則從后抱著他,下巴輕抵著她的額,手摟著她的腰。碎片般的光落在他眼周,皮膚很薄,能看見細細的血管。

她再往下看,她還記得昨晚最后一次結束后,他去洗了個澡。

明明睡前還有衣服。

怎么現在就沒了。

她轉回頭,懵懵地看著空氣中漂浮的粒粒灰塵,在陽光下反光。已經完全沒有睡意,糾結了一會兒,云厘的手指鉆進他的手和自己的皮膚間,試圖不動聲色地將他的手挪開。

卻被他的掌心包裹住。

傅識則握住她的手,放在她的小腹前,碎碎的吻落在她的脖子上。

云厘感覺到他的反應,求饒道:“別了……”

傅識則像是還沒睡醒,表情惺忪,語氣懶散:“我輕點兒。”

“……”

傅識則做好早午飯的時候,云厘的臉還埋在枕頭里,他過去叩叩門。

滿肚子怨氣的云厘故意將臉別到墻的方向。

傅識則斜倚著門,好笑地看著床上的人,他故意去扯云厘的被子,她沒穿衣服,誓死捍衛著手里的被子。

卻因此成功地讓她坐了起來。

將衣服從角落撿起,傅識則自覺背對著她。

云厘已經徹底不相信他的人品了,一手抓著被子,另一只手謹小慎微地在被子

“快點兒。”他懶洋洋說道:“一直聽到聲音,我會想要。”

“……”

云厘三兩下把衣服穿好,聽到她下床的聲音,他轉過身,瞥見她□□的腳,皺著眉將她的棉拖從床底拿出來。

她趿拉著鞋子,慢吞吞地走到洗手間,傅識則跟著她,給她放了點溫水洗漱。

見他一直跟著自己,云厘困惑道:“怎么了?”

傅識則眼里帶點笑意:“怕你摔跤。”

又被他打趣,云厘惱羞成怒,手指沾了點水甩他身上,傅識則抬眸,毫不在意地撥了撥

兩人今天沒有其他的行程,周三便要回西伏了,云厘吃著傅識則提前撕成塊的吐司,問道:“你平時回南蕪會去看江淵哥嗎?”

傅識則喝了口牛奶,隨意應道:“嗯。”

“那我們待會兒要不去看看他?”留意到他的目光,云厘遲疑道:“因為周一周二要開會,周三就要走了。”

云厘更加明確了點自己的意圖:“以后我都想陪你一起去。”

傅識則手一滯,玻璃瓶中裝的是巧克力牛奶,望過去,對面是云厘清澈的眼睛.

生活的各個方面,都已經有她的身影。

他沒思考,直接嗯了聲。

江淵葬在公墓,云厘在地圖上挑了半天,想沿途買一束鮮花帶過去,傅識則見她忙前忙后地收拾東西,自己坐在沙發上玩數獨。

等云厘可以出門,已經三點出頭。

在鮮花店門口停了下,云厘挑了一束白百何,鉆回到車里面。

傅識則掃了一眼,驀然道:“你沒送過我花。”

“……”

他說這話時不帶特殊的情緒,徑直啟動了車子。云厘說了聲“待會兒”,又下了車,傅識則支在窗旁,在后視鏡里看著云厘抱著束紫羅蘭回來。

她把紫羅蘭塞到傅識則懷里:“那我送出的第一束花,給你,第二束再給江淵哥。”

傅識則笑:“不用。”

卻還是把花接住,將塑料膜縷好,確保不會壓到花瓣后才放到后座。

公墓在南蕪市的郊區,云厘幾乎沒去掃過墓,進到園區后,她并沒有看見其他的人。

傅識則熟練地走到一個位置,云厘低頭看,不大不小的墓碑上貼著江淵的照片,噙著淺笑,正視著鏡頭。

云厘忽然覺得這個拍攝的光線和手法、照片的清晰度都很熟悉。

她想起了傅識則的身份證上的證件照。

覺察到兩個人的證件照可能是一起去拍的。

而此刻,傅識則只能面對著一個冰涼的石塊。

云厘心里說不出的難受。

傅識則從旁邊撿了幾片落葉,撣去墓上的灰(本章未完,點下一章繼續閱讀)

折月亮 https://boyaec.com/biquge/225697/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