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又成孤兒了(你要好好表現...) 回到首頁

又成孤兒了(你要好好表現...)
在交換綜藝里撿到個爸爸又成孤兒了(你要好好表現...)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破敗不堪的板房內,人影攢動。

兩個六七歲大的孩子戒備地站在一旁。

寧惜拉了拉擋在她身前的男孩的衣服,失落地問道:“寧辰,我們是不是又要沒有家了?”

叫做‘寧辰’的男孩沒有回答,只是握緊了拳頭,如同看壞人一樣、怒視著屋里不斷進出將東西搬離的人們。

——

他們是一對龍鳳胎,剛出生不久就成了孤兒,后來被一對老夫妻收養。

一開始,他們一家住在鄉下的舊房子,半年前,老兩口帶著二人來到了現在這個‘家’。

白天爺爺奶奶會到附近工廠打零工,晚上會回到家里帶著寧惜和寧辰兩人一起生火做飯。

這樣的生活持續了半年。

三天前,工廠臨時放假,爺爺奶奶提前回到家里。

一切如常。

然而,第二天早上,當寧惜和寧辰想要叫醒爺爺奶奶時,卻發現兩個人的身體已經冰冷僵硬。

他們又一次成了孤兒。

兩人想將爺爺奶奶的遺體抱出去埋了,但是僅憑兩個小孩的力氣根本沒辦法搬動兩個成年人的身體,反而驚動了橋上路過的行人報了警。

很快,警察、社區的人、執法隊的人都來了。

警察和志愿者替兩個老人處理了后事,執法隊來拆除了這處違章危房,社區的人則將寧惜和寧辰兩人帶回了社區。

——

社區辦公室內。

工作人員同情地看著蜷縮在角落的兄妹二人。

“這兩個孩子也太可憐了吧。”

“他們以后怎么辦?送去福利機構嗎?”

聞言,社區主任卻搖了搖頭,嘆了口氣道:“上星期咱們去做調查的狀況你們也清楚,這兩個孩子這樣的情況根本不符合送去福利機構的條件,只能暫時送去臨時救助站。”

——板房內過世的那對老夫妻,男的叫徐大茂、女的叫楊懷芬,男的患有半先天性殘疾、女的智力有些問題,兩人沒有固定工作、沒有往來的親人,直到四五十歲時經人介紹才結了婚,但婚后因為身體原因一直到六十幾歲也沒有自己的孩子。

據徐大茂自己說,當初有個懷孕的女人到了他們村里,在他們家隔壁租了間屋子。那個女人生下孩子后沒多久就死了。女人到底是從哪兒來的,兩人不清楚,姓甚名誰,兩人也不清楚,只知道女人給這兩個孩子取名叫‘寧辰’和‘寧惜’。

女人死后,他們收養了這對龍鳳胎。因為害怕被人知道孩子不是他們的不讓他們養,兩人一直不敢帶這兩個孩子去上戶口。

半年前,老兩口帶著孩子來到城里,在天橋底下用廢品臨時搭了個住處。

直到最近,被人發現舉報違搭亂建。

接到舉報后,社區曾經幾次上門進行協調,想將人勸回去,可惜他們好說歹說,那徐大茂一家就是死活不肯走。而他們不愿離開的理由竟然是兩個孩子大了,他們想讓孩子們到城里來上學,所以一定要留在城里。

想到徐大茂一家不愿意離開的原因,主任禁不住搖了搖頭,覺得這兩人實在愚昧,同時又唏噓不已。

“就沒有什么辦法能幫幫這兩個孩子嗎?太可憐了。”一個年輕的工作人員問道。

另外幾人也是同樣的想法。

主任無奈:“就算咱們想幫,也只能按照程序來處理。”

聽到這話,辦公室里的幾人同時陷入沉默。

正在這時,旁邊一個女生像是想到什么,突然眼睛一亮:“有了!”

上周電視臺曾來社區做過宣傳,希望能夠甄選一些普通或是困難家庭,參加一檔叫做《交換人生》的節目錄制。錄制結束后,參與錄制的家庭不僅可以獲得一筆成長助學獎金,依靠電視臺的宣傳力度,說不定還能引起社會的關注、獲得一些社會援助。

社區的工作人員將這件事同寧惜和寧辰簡單作了說明之后,替他們報了名。

原本,大家只是抱著試試的心態,卻沒想到,報名信息提交后不久竟然真的收到了電視臺節目組的回復。

節目組不僅發同意讓寧惜和寧辰參加這檔綜藝,還承諾會通過電視臺的傳播途徑將兩人的事情播放出去,讓他們獲得更多的關注。

眾人大喜過望。

當天下午,節目組的人就來了。在和社區簽訂了一份承諾書、又去派出所做了備案之后,工作人員將寧惜和寧辰兩人帶去了電視臺。

兩人被帶到節目組臨時為他們準備的房間里。

工作人員一邊推開房門,一邊向兩人解釋道:“這幾天你們兩個暫時先住在這里,到了飯點會有人把飯給你們送過來,吃完之后放在門口的桌上就會有人來收,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話,旁邊住的是我們攝像組的工作人員,你們可以敲他們的門,稍后我們會給你們送點衣服過來,到時候你們看看合不合身……”

工作人員向寧惜和寧辰介紹了許多,見兩人木愣愣的,不確定他們到底有沒有聽懂,于是又問了一句:“我說的,你們明白了嗎?”

寧惜點點頭。

工作人員也點了下頭,目光落到了寧辰懷里那包臟東西上。

從社區接到這兩個孩子到這里,一路上他們就看著這個男孩懷里抱著一個臟兮兮的黑色塑料袋,到哪兒都不肯放下。

“你們的東西可以先放下了,如果是不要的東西我們也可以幫你們扔了。”一名工作人員說著,將手伸向了寧辰懷里的塑料袋。

一直默不作聲的寧辰卻在這一刻如同炸毛的獅子一般,后退一步,沖著面前的工作人員吼出聲來:“走開!”

兩名工作人員被眼前這個小孩突然露出的兇狠模樣嚇了一跳,連連后退兩步。

再看旁邊、一直很乖的寧惜,此時雖然沒鬧騰,但也用一種警惕的眼神盯著他們。

兩名工作人員一臉懵逼,默默對視了一眼:一個破塑料袋,不至于吧?

似乎也意識到是他們不對,寧惜拉住了寧辰,朝著兩名工作人員小聲道歉道:“對不起。”

“沒、沒關系。”兩名工作人員干笑道,又問:“這是你們要的東西是吧?”

寧惜點頭。

“那你們自己放好吧。”

寧惜又點點頭。

見兩人準備離開,寧惜開口叫住了對方。

“那個,叔叔、不是,哥哥……”

“還有什么事嗎?”工作人員停下,看向寧惜問道。

“我可不可以問一個問題?”

“什么?你問。”

“請問我們如果參加完節目錄制,可以拿到多少獎金?”寧惜十分直接地問道。

聞言,工作人員一愣。

見兩人不說話,寧惜又換了種問法:“請問我們可以拿到500塊錢嗎?”

聽到這話,工作人員差點笑了——雖然他們不知道最后的獎金具體是多少,但500塊?別說贊助商爸爸不同意,節目組也拿不出手啊。

“放心吧,肯定不止500。”工作人員說道。

“是一錄制完就能拿到嗎?”寧惜追問。

“嗯,對,”頓了頓,工作人員又問:“還有什么要問的嗎?

寧惜搖頭:“沒有了。”

“謝謝。”寧惜又補充了一句。

“沒事沒事,不用謝。”工作人員說完,見兩個孩子還是一臉緊張兮兮的模樣,于是識趣地離開了房間。

——

出去之后,其中一人終于忍不住嘀咕道:“感覺這兩個小孩不好搞啊……”

旁邊另一人也深以為然,但還是拍了拍同事的肩膀,寬慰道:“聽說這兩個孩子家里的大人剛出事走了,又被拆了房子,突然被帶到一個陌生環境,有點不適應、反應過激一點也正常。”

前面說話的人點點頭,但依舊是一臉的擔憂:“就怕錄制節目的時候,這兩個孩子配合度不高,弄出什么岔子來。”

“其實我也挺擔心的……”同事嘆了口氣道。

兩人漸漸走遠。

……

房間里。

工作人員離開后,一直愣愣站著的寧惜突然動了,激動地拉住旁邊的寧辰:“寧辰,你聽到了嗎?錄完節目我們可以拿到獎金了,而且不止500塊!”

“嗯,我聽到了。”寧辰酷酷的應了一聲,但從他此刻忍不住上揚的嘴角不難看出他此時也很激動。

“咱們是不是就只差500塊了?”寧惜問道。

“嗯,就只差500了。”

“你再數數。”

“好。”

寧辰將懷里的黑色塑料袋拿出來,里面是幾層裹好的報紙,再將報紙打開,里面是一疊新新舊舊、零零散散的錢。

這是徐大茂和楊懷芬這半年來在工廠還有工地上打零工攢下來的錢,零零整整加起來一共有1100塊。

這也是兩人攢給寧惜和寧辰上學的錢。

徐大茂專門跟人打聽過,在城里上學,一個小孩一個學期的學雜費、課本費、生活費……加起來至少得800塊,兩個孩子就得1600。

現在他們有1100,就只差500塊了。

兩人一起將這些零錢又仔仔細細數了兩遍,確定是1100塊,沒記錯,也沒弄丟。

只是數著數著,寧惜眼里又泛起了淚花——她想起爺爺奶奶了。

不想被旁邊的寧辰發現,寧惜閉上嘴,努力將想哭的念頭憋了回去,抬起手在眼睛上用力蹭了蹭。

這個小動作沒有躲過寧辰的眼睛。

“你想哭就哭唄,沒看你的袖子有多臟嗎?別往眼睛上蹭。”寧辰拉住了寧惜的手,又用自己的袖子幫她擦了下臉。

然而,寧辰好像忘了,之前社區、執法隊來他們家的時候,為了把那些人攔在外面,他和對方經過了一番‘殊死頑抗’,身上的衣服比寧惜的還臟。

擦完,看著寧惜臉上留下的黑印子,寧辰還一點不自覺地露出了一副嫌棄的表情,說了句:“臟死了。”

“你才臟!”寧惜說完,報復性地扯過寧辰的衣服,直到將臉上的鼻涕眼淚全部蹭了上去才放過了對方。

干完這些,寧惜還十分嫌棄地看了寧辰一眼,憋了半天,憋出一句:“寧辰,你這個樣子上電視,肯定會被觀眾討厭的。”

寧辰:“……”

不等寧辰反駁,寧惜突然很嚴肅地看著寧辰,叫了對方一聲:“寧辰。”

“干嘛?”

“等上節目的時候,你要表現好一點知道嗎?”寧惜說道。

看著寧惜一臉認真的表情,寧辰點了點頭:“我知道。”

“你也要表現好一點。”

“好。”

在交換綜藝里撿到個爸爸 https://boyaec.com/biquge/22569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