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交換人生(是他們太天真了...) 回到首頁

交換人生(是他們太天真了...)
在交換綜藝里撿到個爸爸交換人生(是他們太天真了...)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另一邊,景江別墅里。

寧沛也正看著經紀人帶來的“交換人生”合作意向書。

“綜藝?”寧沛的視線從意向書封面移開,看向面前的經紀人,問道。

“呃,是。”周奕點頭。

說完,周奕還想再說什么,卻見寧沛已經將意向書放了下來,干凈利落地回了句:“不接。”

“這……”周奕面露為難。

給寧沛做了五年的經紀人,對于自家藝人的脾氣,周奕再清楚不過。

——從演員的角度來說,寧沛絕對是一名稱職的演員,只要劇本過得了眼,無論是電影還是電視劇,無論拍攝條件再艱苦,寧沛都可以接受,就算他客串個無關緊要的反派、甚至讓他演具尸體、演個遺像,寧沛都不會拒絕。

只有一點:寧沛不接廣告、不接代言,也不接綜藝。

單純的影視劇片酬比上綜藝、接代言掙的錢差遠了。

所以,別看寧沛出道近10年,拍了無數大火的影視劇作品,影帝獎項拿到手抽筋,他們團隊其實很窮的。

他有時候想給寧沛買個熱搜都捉襟見肘。

周奕在心里暗暗吐槽了一番。因為不想放棄,于是又硬著頭皮把桌上的意向書往寧沛面前推了推,說道:“要不,你再考慮考慮?”

說罷,周奕又道:“這次這個綜藝和平常那些綜藝不一樣,完全采取直播的形式錄制,過程相對來說很真實,最重要的是這個綜藝沒有劇本,也沒有規定必須維持什么人設……”

周奕試圖說服寧沛。

正在這時,輕快的腳步聲靠近,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女從樓上跑了下來。

眼前這個少女正是寧沛的女兒,今年十一歲半,名叫寧子妍,生母不詳。

寧子妍來到寧沛旁邊,親密地叫了他一聲“爸爸”,然后又看向周奕打了招呼,問道:“周叔叔你怎么來了?是爸爸又有什么工作了嗎?”

“接到了一個綜藝,來和沛哥商量一下。”周奕朝著寧子妍點點頭,解釋道。

“什么綜藝?就是這個嗎?”寧子妍拿起了桌上的意向書翻看起來,看到其中的內容時,眼底閃過一抹亮光。

“這是橙子臺的綜藝?”

“對。”周奕點頭,橙子臺和Ikr兩大王牌平臺聯合打造的綜藝。

“親子類?!”寧子妍激動地站起來,看向寧沛和周奕,問道:“這么說我也可以參加?”

“是的,如果沛哥愿意參加的話就可以帶上你一起參加,”周奕說道,又問:“子妍你想參加嗎?”

當然想!

寧子妍在心里大喊。

偷看了寧沛一眼,寧子妍飛快地藏起了眼里的精光,做出一抹單純的表情,天真地說道:“感覺這個綜藝好有意思啊。”

寧子妍雖然沒有直接說‘想參加’,但她的眼里透著期待。

見狀,周奕挑眉看向了寧沛,眼神仿佛在說:‘你女兒都這么想參加了,你應該不會讓她失望吧’。

寧沛讀懂了周奕眼神中的意思,冷笑。

——寧子妍其實并不是他的孩子,而是他二哥寧霄的女兒。

幾年前,寧沛的二哥發生意外,寧沛接到對方的消息趕到對方所說的那處公寓時,整個公寓已經被大火包圍。

后來,消防員在屋內救出了昏迷不醒的寧霄,又找到一具女性尸體,以及一個三四歲大的女孩。

經過DNA鑒定,那孩子就是寧霄的。

因為寧霄被救出來后一直到現在都沒有醒來,寧沛便一直幫對方養著這個孩子。

寧子妍一見到寧沛就叫他爸爸,寧沛曾經告訴過對方,他不是她爸爸,但只要一談到這個話題,寧子妍就會崩潰大哭,說他拋棄她。最后,寧沛解釋不通,只能隨她去了。

這個‘女兒’的身份被外界知道是在寧子妍四五歲的時候,那時寧沛接到了新劇正準備出發去劇組,不少記者和狗仔在他家周圍蹲點。寧沛本來已經避開了狗仔,卻沒想到家里由保姆看著的寧子妍竟然跑了出來,沖著他大喊“爸爸”。

由此,#影帝有個私生女#、#影帝已婚生子#、#影帝女兒生母不詳#的新聞鋪天蓋地。

寧沛和公司廢了不小的功夫才將輿論壓了下來,只是關于‘孩子怎么來的’、‘孩子母親是誰?’這些問題,寧沛自己都不清楚,又如何向媒體解釋。

——

這邊,見寧沛依舊不為所動,周奕有些慌了,又加了把勁,繼續說道:“沛哥你新接的《長街》里不是要演一個找孩子的務工人員嘛,之前你也沒有演過類似的角色,這個綜藝就是讓明星和普通人家交換孩子,然后體驗不同的生活,你正好可以借此機會先體驗一下,找找角色的感覺啊。”

“而且這個綜藝的錄制時間和你進組的時間正好銜接,也不沖突,還可以相互宣傳一下。”

“你、你就當體驗生活唄。”

聽到這里,寧沛的表情終于發生了些許的變化,看向周奕,問道:“這是公司的意思?”

“也是劇組的意思。”周奕補充道。

寧沛垂眸。

就在周奕等得心里緊張的時候,終于聽到寧沛回復了一句:“我會考慮。”

“好好好。”周奕連連點頭:寧沛說考慮,就是有希望,有希望就是好事。

“不過這個綜藝錄制的過程可能會比較辛苦。”出于負責任的原則,周奕還是提醒了一句。

兩大王牌平臺聯合推出的精品綜藝,不出意外,最后一定會火。這對于明星嘉賓來說絕對是個事業上升或者翻紅的好機會。

但聽到是真實場景錄制之后,也有不少明星擔心孩子或者自己吃不了苦,打起了退堂鼓。

聽到這話,不等寧沛表態,倒是一旁的寧子妍先跳起來,語氣堅定地表示:“我不怕吃苦。”

周奕點頭。

——相比起寧沛,他反倒不擔心寧子妍,在他看來,寧子妍的綜藝感還有‘業務能力’比寧沛強多了。

從寧沛之前的經紀人那兒聽說:寧子妍是個天才少女,三歲半的時候已經可以背唐詩三百首、做小學生的算術題了。之后,隨著‘影帝女兒’的身份曝光,寧子妍也徹底出現在了公眾面前,之后她被保姆帶著去劇組給寧沛探班、在網上開主頁、與網友互動……小小年紀,已經擁有了幾十萬的粉絲。

要不是年齡不允許,他們公司都想直接簽約寧子妍出道了。

“那沛哥你這邊……”

寧沛沒有理會周奕,拿過面前的《交換人生》的意向書仔細將內容看了一遍。

——“交換人生”就是讓三組明星家庭和三組素人家庭互換家長與孩子,然后體驗對方的生活。

節目一共錄制七期。

前五期,明星家長帶著素人孩子體驗節目組安排的普通人的生活;明星的子女也會進入普通人家體驗平凡生活。

最后兩期,則是由明星家長帶著自己的孩子和素人家庭的孩子一起生活兩周,體驗明星真實的生活。

“嘉賓有哪些?”寧沛放下意向書,問道。

“《邊城起風》的導演吳知州,還有最近又爆紅的男星劉書瑜。”周奕回答道。

吳知州倒沒有什么特別的,這次參加《交換人生》多半是為了給自己導演的新劇做宣傳。

劉書瑜18歲出道一夜爆紅,結果在當紅時隱婚生子被公司雪藏,最近卻因為一部小成本網劇再度爆紅,人氣流量直逼娛樂圈的當紅小生。

“交換的素人家庭呢?”寧沛又問。

“具體還沒定,不過從節目組那邊打聽到的消息,好像是有一對龍鳳胎兄妹,一個工廠普通職工的孩子,還有一個經營小餐飲家庭的孩子。”

“聽說那對龍鳳胎兄妹之前的生活環境比較苦,而且剛剛失去爺爺奶奶,目前連監護人都沒有。”周奕將打聽到的情況說了一遍。

節目組當然不可能讓明星的子女去體驗那么慘的生活,所以,到時候多半會將交換的明星子女安排到一戶普通素人家庭中去。

寧沛頷首:“合同帶了?”

聽到寧沛這話,知道這事有戲,周奕一臉笑意地從文件包里將事先準備好的合同拿了出來,遞給了寧沛:“在這兒!”

寧沛接過合同,仔細看了一遍,確認無誤之后,在最后一頁落下了自己的名字。

——

節目組這邊,收到影帝寧沛的簽約合同后,立馬為寧子妍安排了交換入住的素人家庭。

同一時間,寧惜和寧辰兩人也被節目組的工作人員帶到了一間練習室內。

工作人員向兄妹二人介紹了錄制的要求以及交換家庭的信息。

“這就是錄制節目的時候你們要合作的明星,寧沛,另外,這是寧沛的女兒,寧子妍,”工作人員指著屏幕上的兩張照片同寧惜和寧辰說道,頓了頓,又交代道:“兩天后錄制正式開始,到時候我們的導演組的人會將你們兩個送到寧沛的家里,你們只要聽導演組的人的安排就行了。”

“好。”寧惜和寧辰兩人點頭。

工作人員看了兄妹兩人一眼,又強調了一句:“節目錄制的過程中,為了保證節目直播的質量,非必要情況,我們工作人員不會出面干預錄制,所以,到時候你們兩個一定要聽‘交換家長’的話,不要亂跑,注意不要干擾拍攝,不要損壞現場設備和物品,知道嗎?”

“好,我們會小心的。”寧惜又乖乖地點了點頭。

寧辰也悶悶地應了一聲,保證道:“不是我們的東西,我們不會亂動的。”

“那就好。”工作人員點點頭,滿意地結束了這次談話。

……

“這兩個小孩其實還蠻乖的。”能聽懂話,配合度也高。

將寧辰和寧惜送回去后,一名工作人員說道。

旁邊的同事也點了點頭,附和道:“確實,感覺還挺聽話的,要是在錄制節目的時候能一直保持這樣,那就再好不過了。”

……

只是,這兩人終究還是太天真了。

在交換綜藝里撿到個爸爸 https://boyaec.com/biquge/22569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