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好吃(好吃) 回到首頁

好吃(好吃)
在交換綜藝里撿到個爸爸好吃(好吃)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好在,作為當事人寧沛看不到此刻直播間里漸漸變得奇怪的彈幕。

“我叫寧沛,職業是一名演員。”寧沛向寧惜和寧辰自我介紹道。

寧沛輕松平和的語氣讓寧惜和寧辰內心的緊張感不知不覺消散了不少。

“是演電視嗎?”寧惜下意識地問道。

“對,不過也不完全是,還有電影、短片、話劇……很多。”寧沛耐心地解釋道。

寧惜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想到他們還沒有作自我介紹,寧惜趕緊又對著寧沛說道:“我叫寧惜,他叫寧辰。”

“寧嗎?什么寧?”一旁,寧沛的助理王琪下意識地追問道。

“就是姓寧的寧,上面一個點一個蓋,

終于弄明白寧惜說的是哪個寧之后,王琪和周奕對視一眼,紛紛面露驚奇:“安寧的寧么?這么巧,和沛哥一個姓?”

旁邊的工作人員反應過來,也露出了幾分驚訝——導演組是因為擔心寧沛這邊就他一個人出鏡會顯得畫面太過單薄,所以才安排了寧惜和寧辰這對龍鳳胎到他這里來。

至于姓氏,若助理不說,大家倒是真沒注意到。

“我們節目的素人嘉賓都是在符合條件的家庭中任意選擇然后隨機與明星家庭進行匹配的,同樣的姓氏能被組合到一塊,看來寧沛和兩個小朋友很有緣分。”主持人笑著說道。

見雙方都已經相互認識,主持人拿出了臺本,開始向寧沛幾人介紹接下來的錄制安排。

“《交換人生》一共設置了7期的節目錄制,前五期明星家庭的子女會進入到素人家庭,和素人‘父母’一起生活五周,同樣的,明星‘父母’也將帶著素人寶貝一起體驗五期的素人生活。”

“最后的兩期,則由明星父母帶著自己的孩子以及素人寶貝一起體驗真實的明星生活。”

“需要強調的是,在前五期中,節目組每期會甄選網友的投稿信息,為明星父母和素人寶貝配置一個相應的家庭背景和生活環境,明星父母則需要帶著素人寶貝在相應的家庭中,利用已有的資源和條件生活一周。”

說罷,主持人又按照劇本將節目錄制過程中的注意事項和要求念了一遍。

“以上這些,你們有什么問題嗎?”將規則念完,主持人看向寧沛詢問道。

“沒問題。”寧沛回道。

“好的,”主持人笑著點點頭,又道:“我們第一期的體驗主題是《打工人生活》,節目組根據網友的投稿信息一共篩選出了五組家庭背景,另外兩組家庭已經進行了抽選,>

主持人將三個信封遞到寧沛面前。

寧沛淡淡地看了一眼信封,隨意從中抽出了一封。

打開信封,里面是一張照片:照片里的圖像似乎是某個建筑的一個局部特寫,能看到幾塊青磚,其余的看不出什么。

“這就是你們明天將要入住的房子的一個特寫,你們可以根據這些提示先想象一下即將要入住的家庭是什么樣的。”主持人笑著解釋道,卻沒有給更多的提示。

“明天一早我們節目組的車會將你們帶到接下來要入住的地方,今天剩下的時間就請明星爸爸和寶貝們彼此熟悉,做好出發前的準備吧。”

說完最后的臺詞,又將寧惜和寧辰交給了寧沛,主持人完成了她的任務。

——

導演組的人離開后,在錄制設備拍攝不到的房間里,周奕沖著寧沛做了一個‘服氣’的表情。

“沛哥,你剛才演得也太好了吧!尤其是和那兩個小孩互動的時候!”就跟真的一樣!

他收回之前對寧沛的懷疑——寧沛剛才的表現簡直太敬業了,要不是他清楚地了解寧沛的性格,剛才差點也要被寧沛的‘演技’給騙了。

周奕在心里激動地想到。

結果卻聽寧沛反問了一句:“誰說我在演?”

“難道不是嗎?”寧沛面對那兩個孩子時表現得那么溫柔、那么又耐心,難不成還是真的?

周奕無語地吐槽道。

“孩子很可愛。”寧沛勾了勾嘴角,一本正經地說道。

寧沛說得認真,周奕卻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幻聽了——一個根本不喜歡小孩的人會覺得那兩個孩子可愛?鬼才信!

他可是親眼見證過在劇組時,某個小演員因為太調皮被寧沛一個眼神嚇哭的名場面的。

不僅是對別人家的孩子,就連對自己的女兒,寧沛似乎也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態度。

周奕給了寧沛一個‘呵呵’的眼神。

“你要是能在后面的錄制中也保持這樣的態度那我做夢都能笑醒了……”周奕小聲嘀咕道:畢竟,‘溫柔和藹的爸爸’這樣的人設也是很吃香的。

“剛才我和節目組那邊對接了一下,明天他們的車大約早上9點到你這里,第一期你抽到的錄制地點在臨市,不過具體的家庭條件和內容節目組那邊不愿意透露。”只是從節目組副導演欲言又止的語氣中,周奕隱約感覺到了一丟丟不那么好的信息。

周奕想了想,提議道:“要不,還是讓小王跟你一塊去吧。”

畢竟再怎么真實的綜藝也只是綜藝,明星錄制綜藝的時候帶上幾個助理是很正常的事。

聞言,寧沛卻瞥了周奕一眼,反問:“怎么,你擔心我被餓死?”

周奕:“……”他表現得有那么明顯嗎?

“放心吧,餓不死。”寧沛又道。

周奕繼續無言以對。

寧沛不喜歡別人關注他拍戲以外的私生活。

所以,即使給寧沛當了快五年的經紀人,周奕對他的了解依舊不多,只知道寧沛似乎是個‘不努力就要回去繼承家產’的家伙。

“真不用帶一兩個助理過去?”周奕又不甘心地問了一句。

“不用。”

“還有事?”寧沛又看向周奕,問道。

“呃,沒什么事了。”周奕回答道。

他和王琪兩人是因為擔心寧沛沒經驗、搞不定外頭那兩個小孩,所以才留下來的。

結果,好像被嫌棄了?

“沒什么事就回去吧。”寧沛一邊說著,一邊起身,走出了書房。

——

此時,書房外,寧辰和寧惜兩人還保持著最開始的姿勢,如同兩更柱子一樣,在客廳里站著。

王琪站在兩人對面,同樣是一臉的尷尬。

一大兩小,三個人就這么大眼瞪小眼地干杵著。

似乎為了打破尷尬,就在剛剛,王琪嘗試著朝兩人笑了笑,然后詢問道:“你們幾歲了呀?”

“7歲半。”寧惜回答道。

“7歲半了啊,幾月份的生日?”

“爺爺奶奶說是4月。”寧惜繼續回答道。具體是哪一天兩人卻不知道,所以,寧惜和寧辰過生日的時候都是過的1號。

“這樣啊,那你們上幾年級了?”王琪又問道。

這本是一句跟小孩說話時很常見的問題,但王琪并不知道這個問題在寧惜和寧辰的‘大綱’之外。

兩個孩子剛剛才變得生動了一點的表情都在這一刻又低沉了下來。

“我們還沒有上學。”寧辰回答道。

“啊?”王琪一愣。

三人間的氣氛似乎比剛才更加尷尬。

王琪干咳了兩聲,想做些什么來緩解這樣的尷尬。

看了一眼表情臭臭的寧辰,又看了一眼旁邊依舊表現得很乖巧的寧惜,王琪果斷選擇了后者。

“那個,不好意思哈……”王琪快步走向寧惜,朝她抬起了手,想摸摸她的腦袋以示安慰。

不過,王琪顯然沒有意識到,她這樣突然走近帶給兩個孩子更多的卻是一種突如其來的壓迫感。

寧辰沖出來擋在了寧惜前面。

正當他想要沖上前將王琪推開的時候,卻被寧惜一把拉住了褲子。

寧惜緊緊拽著寧辰的褲腰帶,只要他再往前一步,就要在鏡頭前‘裸奔’了。寧辰無奈,只好退了回來,飛快地將褲子提好,瞪著寧惜小聲問道:“你拽我褲子干嘛?!”

“之前咱們是怎么說的?”寧惜也瞪了寧辰一眼。

之前他們說好的,要好好表現,要乖一點。

“我又沒干什么……”寧辰不滿地嘀咕了一句。

在兩人面前的王琪此時卻是滿臉的無措,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好在這時,寧沛和周奕兩人從書房里走了出來。

“怎么了?”周奕問道。

“沒什么,我和他們聊聊天來著。”王琪干笑著回答道,卻用求助的眼神看向了周奕和寧沛——救命,小孩子什么的,她搞不定啊。

讀懂了王琪表情中的意思,周奕將她叫了回來。

“那沛哥,我們就先走了。”周奕給了寧沛一個‘保重’的眼神后,帶上小助理離開——連小助理都搞不定這兩個孩子,他覺得寧沛更是夠嗆……

“有什么問題隨時打電話。”周奕又不放心地說了一句。

“嗯。”寧沛應了一聲。

——

周奕和王琪兩人離開后,寧沛重新看向寧惜和寧辰,又問了一遍:“怎么了?”

寧惜和寧辰搖頭。

“只是一點點小誤會。”寧惜用肯定的語氣說道。

寧辰沒有像夢里那樣將王琪推倒,因此剛才那個小插曲也沒有在直播間里引起太多的關注。

觀眾只是隨意地討論了幾句:

【感覺剛才兩個孩子是被寧沛的助理給嚇到了。】

【小助理估計沒什么帶孩子的經驗。】

【突然一個不熟悉的人沖到我面前想摸我的頭,要是我也會被嚇一跳的,哈哈。】

【不過,這兩個小孩對話的方式真的好好玩啊。】

……

這邊,見寧辰和寧惜不愿多說,寧沛也不再追問。

“要吃東西嗎?”寧沛問兩人。

聞言,寧惜和寧辰兩人一愣,然后機械地搖了搖頭。

只是,下一秒,兩人的肚子就不爭氣地叫了起來。

“稍等一下。”寧沛說完,轉身進了廚房去給兩人做午飯。

——把食材放進鍋里煮熟,再加上適量的調味料。

這個過程在寧沛看來并不是什么復雜的事,他實在不知道經紀人在擔心什么。

寧沛將三碗面條煮好,扭頭就見寧惜和寧辰兩人正站在廚房門后面,拉長了脖子,齊刷刷地盯著他。

見被他發現了,兩個小腦袋又齊刷刷地縮了回去。

寧沛暗暗好笑。

“在外面餐桌上去等著吧,馬上就好。”寧沛說道。

然后便聽到了一陣很輕的腳步聲。

當寧沛端著面條出來時,就見寧惜和寧辰兩人罰站似地立在餐桌一旁。

“坐吧。”

聽到寧沛這話,兩個孩子才小心拉開椅子,坐了上去。

“吃吧。”寧沛將碗筷遞到兩人面前。

“好。”

“唔,謝謝。”寧惜和寧辰齊聲道謝。

扒拉了一口面條,寧惜突然雙眸一亮。

“好吃?”寧沛問道。

“好吃。”寧惜用力地點點頭。

一旁的寧辰雖然沒有表示,但從他努力干飯的狀態中也能看出這碗面是真的好吃。

看著兩人,不對,是三個人吃面吃得津津有味的模樣,直播間里的觀眾不淡定了:

【沒想到寧沛居然還會做飯?!】

【這節目才刷新了我對寧沛的認識。】

【看起來好好吃。】

【影帝做的面條,我也想吃】……

——

另一邊。

周奕和王琪因為不放心寧沛,一回到公司便打開了《交換人生》的直播界面。

看到這里,此刻王琪臉上的驚訝表情就跟直播間的其他觀眾一模一樣。

“沛哥太讓我意外了……”王琪感嘆道。

“我也挺意外的。”一旁的周奕附和道。

只不過,他意外的點和王琪不一樣。

幾年前,周奕剛剛當上寧沛的經紀人的時候,曾經‘有幸’吃到過一次寧沛做的吃的。

那是在一個小成本的劇組里,當時影片殺青正好撞上了除夕夜,導演便提議在劇組里做一桌年夜飯。

寧沛包了餃子。

那種咬下一口餃子仿佛吃了半口糖的奇葩味道,周奕至今回想起來仍然記憶猶新。

周奕心有余悸地將視線從畫面中那三碗面條中收了回來,又盯著寧惜和寧辰看了半天,試圖從這兩個孩子臉上找出半點‘表演’的痕跡,可惜,周奕失敗了。

看寧惜和寧辰的表情,就好像他們面前那碗面真的很好吃一樣。

“三個奇葩……”周奕小聲吐槽了一句。

“周哥你說什么?”旁邊的王琪問道。

“沒什么。”

“哦。”

在交換綜藝里撿到個爸爸 https://boyaec.com/biquge/22569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