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好蠢……(哪兒都挺像的...) 回到首頁

好蠢……(哪兒都挺像的...)
在交換綜藝里撿到個爸爸好蠢……(哪兒都挺像的...)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王琪的注意力重新回到節目上。

因為是直播,觀眾在進入《交換人生》的直播平臺后,可以任意選擇任何一組‘交換家庭’的直播內容進行觀看。

同時,其他幾組的直播也可以在主屏旁邊的小屏幕上看到。

此時六組‘交換家庭’已經完成了組合任務。

另外兩個參加節目的素人小孩此時也和寧辰、寧惜兄妹兩人一樣,被明星父母帶著適應新家庭、新環境。

至于三個明星的子女。

男星劉書瑜的兒子被安排進入了一個做小餐飲生意的家庭中,剛到新家庭的第一天,劉子健就因為不滿睡在又小又黑的房間里與新家庭的父母大吵了一架,現在還在和導演組的人叫囂著要離開。

導演吳知州的兒子相比之下就好了許多,雖然也表現出了對新家庭的不滿與不習慣,但他至少沒有做出太過激的行為。

相比起前面這兩個人,寧子妍的表現簡直堪稱‘高等數學’級別。

——被安排進入了工廠職工家庭的寧子妍,非但沒有表現出對新環境的不滿,反而一個勁地夸素人媽媽漂亮、夸素人爸爸能干,夸這個家里收拾得干凈,三兩句就將素人父母夸得喜笑顏開。

不僅如此,寧子妍還十分有心地給新家庭的素人父母送上了提前準備的見面禮。

此時,寧子妍直播間里的觀眾已經把她夸成小仙女了,還有不少人在刷屏高呼讓寧子妍原地出道。

就連平板前的王琪也忍不住附和了一句:“子妍真的太可愛了。”

“而且她現在的直播人氣是第一耶!”王琪又指著直播界面右上角的動態人氣數據激動地說道。

此時,寧子妍那一組直播間的在線人數和評論數量不僅是六組家庭中最高的,而且遠高于其他五組。

“不過,沛哥這邊的是不是有點低?”王琪又微微皺眉說道。

寧沛和寧惜、寧辰三人這邊的直播人氣只能排到六組家庭中的第四,在線觀看人數還不到寧子妍直播間的30%。

對此,周奕卻很淡定。

“這樣的數據已經比我之前預期的好一些了。”

畢竟是親子綜藝,觀眾們對明星子女的關注度高過明星本人,并不稀奇。

而且,寧沛是真的沒什么綜藝感,寧惜和寧辰兩個素人小孩也不可能會獲得太多的關注。

“只要不出什么岔子我就謝天謝地了。”周奕又自言自語地嘀咕了一句。

——

這邊。

吃過飯后,寧沛讓寧惜和寧辰兩人到沙發上去坐著,又給了一人一杯橙汁。

“唔,謝謝。”兩人齊聲道謝。

“要看電視嗎?”寧沛問道。

寧惜和寧辰雖然沒有回答,但眼底的情緒中卻透著幾分期待。

寧沛心領神會。

因為不知道兩個孩子喜歡看什么,于是寧沛在手機上找了一個看起來人氣很高的動畫片在電視上播放。

動畫片開始,兩坨粉紅色的不明生物出現在電視投屏上,同時音調奇怪的旁白也響了起來:

[這是喬治。]

[這是喬治的媽媽。]

[喬治的媽媽今天穿了一件紅色的衣服。]

[喬治的媽媽喜歡穿紅色的衣服。]

……

“好蠢。”聽到寧沛的腳步聲走遠,寧辰終于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寧辰,要有禮貌一點。”寧惜小聲提醒道。

雖然她也覺得這個動畫片好弱智,不過出于‘禮貌’,還是努力表現出了認真在看的樣子。

身后,看著兩個孩子抱著橙汁,專心致志地看著動畫片,寧沛滿意一笑。

……

終于熬到了晚上。

晚飯后,寧沛帶著寧惜和寧辰兩人將行李收拾妥當。

“過來,我幫你們洗臉。”寧沛拿出了兩塊擰干的毛巾,對寧惜和寧辰說道。

寧惜:“……”

寧辰:“……”

“怎么了?”見兩人不動,一臉奇怪地看著他,寧沛挑眉問道。

“那個……”猶豫了幾秒,寧惜還是小聲對寧沛說道:“寧叔叔,我們自己可以洗。”

一旁的寧辰雖然沒有說話,但此時也正用一副‘我們又不是傻子’的表情暗戳戳地看著寧沛。

“是么,”寧沛干笑一聲,將洗漱間的空間讓給了兩個孩子:“那你們自己來吧。”

——

“我以為以沛哥的性格,剛才會直接給兩個孩子一個冷眼。”視頻前,看著直播畫面,王琪忍不住說道。

萬萬沒想到,寧沛的態度會那么好。

旁邊,周奕嘴角微抽:“你錯了,以寧沛的性格,根本不可能會主動管那兩個孩子洗漱。”

就連自己的女兒都是保姆阿姨們帶大的,在這個方面,寧沛絕對不算是一個合格的爸爸。

結果這人難得主動一次,貌似還被兩個小孩嫌棄了?

周奕暗暗好笑,又默默在心里替寧沛鞠了一把淚。

——

這邊,寧惜和寧辰已經從書包里拿出了節目組之前替他們準備的洗漱用品,自己刷了牙、洗漱干凈。

過程干凈利落。

洗漱好,兩人又小心翼翼地將剛剛用過的東西統統放了回去。

寧惜重新扎好了頭發,寧辰則規規矩矩地拿過一旁的毛巾將整個洗漱臺擦得一塵不染。

做完這些,兩人才重新看向了一旁‘沒什么用’的寧沛。

“去睡覺吧。”寧沛將寧惜和寧辰帶到了臨時為他們準備的客房內。

來到房間里,關上門的一刻,一直緊繃著神經的兩個人才終于松了一口氣。

寧惜不知道為了保證24小時的真實錄制,節目組在他們這個房間里也安裝了一個錄制設備。見四下無人,寧惜在長舒了一口氣后,又突然一本正經地拉過了寧辰,然后‘兇巴巴’地說道:“寧辰,你要表現好一點。”

“我哪有表現不好了。”寧辰下意識地反駁道。

“有一點點,”寧惜比出一個‘一點點’的手勢,想了想,補充道:“就是在白天那個姐姐和我們說話的時候。”

“那還不是為了你……”寧辰小聲做著最后的‘抵抗’。

寧惜則生動地皺起了眉頭,一臉認真地說道:“總之暴力就是不對的,你不能像之前那樣,遇到事情動不動就要揍別人,要文明一點。”

過去,兩人跟著徐大茂和楊懷芬夫妻二人住在鄉下,寧惜和寧辰沒有爸爸媽媽,徐大茂和楊懷芬擔心他們被村委會的發現,很多時候會讓他們躲在小屋里。

久而久之,兩人就成了周圍其他孩子眼里的異類。偶爾當兩個人出去和外面的孩子一起玩的時候,總會被其他孩子排擠、欺負。

時間長了,寧辰學會的保護自己的辦法就是讓自己兇一點,誰敢再拿石頭砸寧惜、誰再罵他們,他就揍誰。

“我們要表現好一點,這樣才不會被大家討厭。”寧惜說道。

這話,寧辰沒有反駁。

“那你也要機靈一點,”寧辰看向寧惜,回了一句:“別再像以前那樣了,傻兮兮的,誰說的話你都信,一騙就走。”

那是在兩人四歲多的時候。

村里有個混混,因為沒錢用竟然伙同外面的人把主意打到了村里那些留守小孩的身上——對方告訴寧惜他有藥可以治好楊懷芬的病,寧惜竟然信了,就這么傻乎乎地跟著對方去了。

那一天,寧辰、還有徐大茂夫妻二人找了寧惜很久。

要不是被那個混混的隔壁鄰居發現,寧惜可能就這么沒了。

“好……”寧惜點頭,然后又有些臉紅,皺眉反駁道:“我現在才不會那么蠢。”

兩個孩子一本正經的對話,將直播間里的觀眾逗樂:

【救命,笑不活了,節目組從哪兒找來的這兩個孩子?太搞笑了吧。】

因為是孩子,兩人一板一眼的對話非但沒有讓人覺得無趣,反而意外的搞笑。

【說起話來老氣橫秋的,笑死了。】

【跟小大人似的……】

【我本來是想睡前來寧沛的直播間里看一眼男神就睡覺的,結果直接讓這兩活寶給樂醒了。】

觀眾打趣之余,也有人發現了其他問題:

【話又說回來,到底是誰給這兩個孩子灌輸的觀念啊,居然會擔心表現不好被討厭?】

其他兩組素人家庭的孩子在進入明星家庭后,雖然也表現得拘束且格格不入,但起碼沒像寧惜和寧辰這樣緊張。

【可能和孩子本身的家庭情況有關吧。】有人推測道。

另外兩個孩子雖然來自于素人家庭,至少也是在完整的家庭長大的。

但寧惜和寧辰兩人不同。

【之前《交換人生》的官博上介紹過,可能注意到的人不多,據說這兩個孩子沒有父母,收養他們的老人也剛剛去世,可能就是這樣的經歷讓他們變得小心翼翼吧。】

【原來是這樣,好可憐啊】……

觀眾們看待寧惜和寧辰的態度漸漸從一開始的好笑變成了同情。

——

畫面里,寧惜突然看著寧辰不動了,也不說話。

就在觀眾們以為是網卡了的時候,屋里的兩人終于有了動靜。

“你這么看著我干嘛?”眼神怪怪的。

被寧惜用一種探究的眼神盯了好一會兒,寧辰終于忍不住了,一臉不自在地問道。

“我臉上有東西?”寧辰心虛地摸了一下臉,又抬起手臂用衣袖用力蹭了一下。

寧惜愣愣地搖了下頭。

“那你盯著我干嘛。”寧辰無語的說道。

正當他打算轉身睡覺的時候,寧惜卻突然驚呼了一聲:“我知道了!”

寧辰被嚇了一跳,轉頭問:“你知道什么了?”

“唔,我知道為什么寧叔叔看著那么眼熟了!”

——今天一見到寧沛,寧惜就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熟悉感。

她一直覺得奇怪,現在才驚覺:她之所以覺得寧沛熟悉,是因為對方跟寧辰長得好像!

寧惜不小心的驚呼似乎引起了外面寧沛的注意。

“發生什么事了?”寧沛的聲音從房門外傳來。

“沒、沒有。”寧惜飛快地縮回了被子里。

等待屋外的寧沛離開,寧惜才湊近了寧辰的耳邊,小聲說道:“你覺不覺得寧叔叔和你長得有點像?”

聽到寧惜的解釋,寧辰一臉無語:“哪里像了……”他一點都不覺得像。

寧惜卻將寧辰的臉掰過來,上上下下仔仔細細地打量了一遍。

最后得出結論:“哪兒都挺像的。”

在交換綜藝里撿到個爸爸 https://boyaec.com/biquge/22569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