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我們不是要飯的(這個問題超綱了...) 回到首頁

我們不是要飯的(這個問題超綱了...)
在交換綜藝里撿到個爸爸我們不是要飯的(這個問題超綱了...)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寧惜表情認真。

一旁的寧辰看著寧沛的表情雖然總有那么一丟丟嫌棄,但也含糊地點點頭,附和了一聲:“嗯。”

看著兩人一臉認真的表情,寧沛有些好笑。

這兩人說反了吧,應該是他不讓他們被餓死才對。

“睡覺吧。”寧沛對兩人說道。

寧惜和寧辰很聽話,乖乖去收拾洗漱去睡覺。

過程中還是沒讓寧沛幫忙。

兩個孩子睡里面那間臥室。見兩人回房間后漸漸沒了動靜,寧沛收拾好準備關燈。

這時,兩人突然又站在了房間門口,看著他。

“怎么了?”寧沛問道。

“寧叔叔晚安。”

寧惜說完,寧辰也硬硬地道了聲:“晚安。”

在直播間觀眾看不到的角度,寧沛嘴角勾起一抹淺笑:“晚安。”

隨著房間內的燈光熄滅,直播間的畫面也安靜下來。

——

第二天。

天還沒亮,大部分的觀眾還在睡夢中,原本安靜的直播畫面中突然響起了一陣動靜。

一陣窸窸窣窣的動靜之后,寧辰和寧惜兩人從床上醒來。

寧惜揉了揉眼睛看了一眼外面——此時外面天還是黑嗚嗚的,兩人是聞著香味醒來的。

穿好衣服疊好被子,寧惜和寧辰小心翼翼地踱步到了屋外。

此時,一層共用的灶臺旁,一個老奶奶正在外面烙餅做早餐。

寧惜和寧辰扒在門邊呆呆地看著。

老人家一扭頭,就看見隔壁兩個小孩直勾勾地盯著她這邊,老人和藹地笑笑,取過一旁盆子里烙好的餅,示意地遞向兩人。

兩人卻搖搖頭,縮回了屋子。

只是下一秒,兩個小腦袋又探了出來。

……

寧沛是被早上的鬧鐘叫醒的。

醒來下意識地朝寧惜和寧辰的房間看了一眼,才發現兩個人已經起床了,床鋪和衣服鋪疊整齊。

而此時,客廳一旁的桌上還擺著大大小小的碗盤子,碗用盤子倒扣著。

兩人乖乖地坐在桌旁,似乎在等著寧沛起床。

寧沛走過去,掀開了盤子,才發現碗里裝的是吃的——三碗漂著豬油的水,一疊面餅、還有些蘸醬。

寧沛有些詫異地看向兩人,問:“這些是哪兒來的?”

“唔,面餅是趙奶奶給我們的,這個辣的蘸醬也是,這個芝麻醬是王奶奶勻給我們的,糖水也是她給我們沖的。”寧惜指著桌上的食物向寧沛解釋道。

寧沛卻微微皺起了眉,雖然是孩子,但出于很多方面的原因,不該隨意要別人的東西。

“不要隨便要別人的東西。”寧沛盡可能耐心地說道,但語氣中難免帶著幾分認真。

此時,直播間內剛剛上線的觀眾們正好看到了這樣一幕,不少人覺得兩個孩子的行為不妥:

【隨便要別人的東西真的不好。】

【這種行為,小孩子時候可能大家還能包容,但是大了怎么辦?】

【有些東西就得從小抓起吧。】

【我不是黑,但就是覺得城里好的家庭長大的孩子和那些原生家庭、留守家庭的孩子品行不一樣。】

【確實,寧子妍這方面就很得體。】

……

直播間里的討論寧辰和寧惜兩人看不到,但是對上寧沛‘不信任’的目光,寧辰卻有些不滿。

“我們沒有隨便要別人的東西!”寧辰回懟,他不喜歡別人用這樣的目光看待他們。

“我們不是要飯的。”寧辰一字一句地說道。

寧惜也在一旁解釋道:“我們沒有隨便拿,我們幫趙奶奶還有王奶奶做事情了,這些都是我們用勞動換來的。”

誰都不回相信兩個七八歲的孩子能做什么事情。

不過寧惜的解釋倒是讓直播間里觀眾們的討論緩和下來。

也包括寧沛。

對上寧惜眼巴巴的模樣,寧沛的態度松懈下來。

“下次不要去要鄰居的東西了,想要什么可以告訴我。”他還不至于讓這兩個孩子跟著他餓肚子。

“這些是大人應該做的事。”寧沛又補充了一句。

“先吃東西吧。”

“好。”寧惜點點頭,小心翼翼地將裝著面餅的碗推到寧沛面前。

見寧沛開始吃飯,寧惜臉上掛出了一抹笑意,開始指著碗里的餅跟寧沛介紹起來。

“這個比其他的小一點的是我烙的,還有,”寧惜又指著另外被壓在大碗角落的面餅道:“這個丑的是寧辰烙的。”

“哪里丑了?”寧辰不滿地反駁道,卻因為覺得丟人,耳尖染上了幾分紅色。

吃過一頓蹭來的早飯后,三人將碗筷收拾好,寧惜和寧辰兩人又將一個保溫桶和一個保溫杯遞給了寧沛。

保溫桶還有保溫杯是在這個家里的雜物堆里找到的,找到的時候又臟又舊。

寧惜還是堅持將它們洗干凈了,上面的銹跡寧惜用牙膏還有外面公用水池邊的磨刀石打磨了很久才終于勉強去除。

洗干凈后的保溫桶看起來雖然不新,但起碼勉強可以用了。

“這個里面是面條,這個里面是開水。”寧惜向寧沛說明道。

頓了頓,寧惜又加了一句:“面條是我們自己家里的,水,也是我跟寧辰自己燒的,沒有拿別人的。”除了面里的蔥花和調味料他們蹭了一點趙奶奶烙餅剩下的。

“這個我們中午可以吃,只要把這個保溫杯里面的開水加到這個面條里面、再燜一下就可以了。”

寧沛接過保溫桶。

這面裝的面條都已經煮好了,準確的說是煮到了六七分熟,中間還有些硬。面條拌著豬油、香油和蔥花,旁邊還拌了些調味料。這樣一桶面條帶出去再過幾個小時也的確不會坨,就像寧惜說的,加上開水燜一下就能吃了。

“……”在他沒有起來的這段時間,這兩個孩子到底做了多少事情?

還有,這兩個孩子是不是懂得太多了?

寧沛轉身收拾好的東西準備出門。此時,寧惜和寧辰兩人也收拾好了自己的東西,背著書包站在門口,一副正在等著寧沛一起出門的架勢。

寧沛想了想,開口說道:“你們留在家里。”

“為什么?”寧辰下意識地問道。

“你不帶我們嗎?”寧惜問道。

此時,直播間里的觀眾也有些不解:

【寧沛不把這兩個小孩帶上嗎?】

【為什么不帶啊?】

【其他兩家都帶了。】

因為是綜藝,為了綜藝效果,吳知州和劉書瑜兩個明星父母帶班的家庭即使外出工作也都選擇將素人小孩帶在了身邊。

【寧沛會不會是怕兩個孩子照顧不過來?】

【也可能是怕帶著兩個孩子麻煩吧。】

……

關于要不要把這兩個孩子帶上這件事,寧沛其實考慮過。

雖然寧惜和寧辰很乖。

但是寧沛去工作帶著小孩畢竟不方便,而且他也擔心自己到時候無暇照顧這兩個孩子。

相比起來,讓這他們待在家里顯然更加合適。

“我去工作,帶上你們不方便。”寧沛解釋道。

“我們可以幫你。”寧惜說道。

寧辰沒說話,但也是一副隨時準備好可以擼起袖子干活的架勢。

看著一臉認真的兩人,寧沛心有些好笑,內心又有些小感動,同時也有那么點無奈,隨便找了個理由,告訴兩人:“那些工作不讓小孩做。”

果然聽到這話,寧惜和寧辰非常懂事地點了點頭,沒有再堅持。

“那好吧。”兩人點點頭。

寧沛將保溫桶里的面條分出來一半,留給寧惜和寧辰,出門前,想了想,又叮囑了兩人一句:“你們在家里關好門,不要亂跑,不要隨便給人開門,有水、插座的地方離遠一點,不要亂碰。”

“好。”

見兩人乖乖應下,寧沛才放心出門。

——

來到走廊上時,寧沛正好看見了已經吃過早飯正在外面水池邊收拾碗筷的趙老太太,看著對方手里和面的盆子,寧沛認出了這個老人家應該就是早上寧惜和寧辰蹭飯的那個趙奶奶。

此時,趙老太太也注意到了出門的寧沛,友好地沖他笑了笑。

“你是小辰和小惜的爸爸?”詢問道。

他并不是他們的爸爸,只是因為節目錄制臨時組成了明星+素人的體驗家庭。

不過,面對老人的詢問,寧沛并沒有否認。

趙老太太笑了笑,又與寧沛交談起來。

“兩個孩子是龍鳳胎?”

“嗯。”

“挺好,一兒一女,正好湊成個好字。”

“多大了?”

“七歲半。”

“孩子媽媽沒一起來嗎?”

寧沛:“……”這個問題超綱了。

見寧沛似乎面露為難,趙老太太知道自己大概問了人家不好回答的問題,趕緊又笑了笑,換了個話題:“你們是昨天才搬來的吧,是要在這里生活一周?”

之前電視臺來他們這里貼過公告,說是一組明星要來這邊錄一周的節目,趙老太太年紀大了,對什么明星、真人秀倒是了解得不多,只覺得眼前這個男人五官生得是真的好。

“你是演電視的明星吧?”趙老太太問完,見寧沛點頭,又道:“怪不得,看著有點眼熟,長相也好,那兩個孩子像你,也長得跟瓷娃娃似的,尤其是小辰,長相隨你吧,小惜的眼睛也隨你,可愛……”

老人家絮絮叨叨的話一說就沒完沒了了,寧沛看了眼時間,和對方告辭。

“今天兩個孩子跑到你這兒來要吃的,實在抱歉。”寧沛向趙老太太抱歉道:“多少錢?我回來給你。”

聞言,趙老太太卻不在意地擺了擺手:“都是鄰里鄰外的,幾個不值錢的面餅,客氣什么。”

“而且,小惜和小辰他們也不算是要,他們幫我做了不少事情,那些面餅是給他們的感謝。”趙老太太說道。

原本,早上兩個孩子小心翼翼地挪到她跟前來詢問她能不能幫她做事換吃的時候,趙老太太也心想著兩個孩子能做什么,便應了下來,心想著隨便讓他們幫忙收幾個盤子意思意思就行。

她卻沒想到寧惜和寧辰竟然這么能干。

“這一早上,他們幫我又是收拾碗筷、又是收拾灶臺、又是摘菜又是端水換水的……你看那堆菜葉還有那堆玉米粒也是他們幫我剝的。”

兩人做了那么多,愣是吧老太太給弄得不好意思了,本來拿了水果要塞給兩人,兩個孩子卻死活都不肯收。

“給你添麻煩了。”寧沛還是堅持向老人家道了聲謝。

直到寧沛離開后,趙老太太嘴里還感慨著:誰說明星家里的孩子就嬌生慣養了?

她看那兩個孩子就被教得很好。

孩子的媽媽應該也是個好女人吧……

百-度-搜-醋-=溜=-兒-=文=-學,最快追,

又換域名了,原因是被攻擊了。舊地址馬上關閉,搶先請到c>l>e>w>x>c點卡目(去掉>),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夾。

https://rg/novel/121/121214/63415774.html

rgrg

在交換綜藝里撿到個爸爸 https://boyaec.com/biquge/225698/index.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