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169 當年的真相(大章) 回到首頁

169 當年的真相(大章)
史上第一法海169 當年的真相(大章)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來東海龍宮之前,法海參悟了眾生之相,從而激活了無相之境。

無相之境有兩種能力,一是讓法海擁有了無相法身,使得法海不在五形之中,從而可以做到屏蔽自己三界的信息。

另外一種能力則是天人感應,可以對自己已知三界之事由因推果或者由果推因。

然而在金山寺進入無我之境,處于天人感應的他卻沒能推測出黑霧的本質來源,還有關于天庭的一些事。

他感應的時候,眼前如同被層層疊疊的迷霧遮擋,那些真相和事實被掩蓋在了這迷霧之中,這倒不是因為法海的感應能力不行,而是很顯然,有人特意用同樣類似神通手段屏蔽了這些。

所謂的天機不可泄露,有時候是真的不能說,但有時候是因為被特意屏蔽之后算不出來。

但越是這樣,法海越是覺得這其中蹊蹺太多。

也正是那個時候,法海突然想到了之前腦海中沒有收到擊敗天神信息的原因——他屏蔽了自己的存在。

當然在法海看來,那位天神自己沒有這種本事,也許跟他戴的那特殊玉質面具有關。

天荒之地,叫不上名字的一隅。

周遭死一般的寂靜,極夜,極寒,極度的威壓。

這些對法海和一葉影響不大。

“好吧,既然法師你想知道真相,貧道可以把我知道的告訴你。”

“我一葉很佩服法師您的那顆正義之心,但貧道還是那句話,人人皆可講正義,但真正的正義未必能夠得到伸張,不,應該說多數時候都不能夠得到伸張。”

說到這,一葉微微搖頭嘆氣。

“多謝道長,不過有些事在貧僧看來能不能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另外一回事。”

佇立在黑夜之中的法海語氣堅定。

聽到這話,一葉沉默了片刻,似乎這簡單的一句話令他又一次有所觸動。

他又嘆了口氣:“唉,那就讓老道娓娓道來吧,聽完之后法師你再做決定也不遲。”

“那就從當年的妖禍源頭天魔開始說起吧,不知法師對于天魔真正的身份有多少了解?”

法海想了想:“貧僧聽說他曾經被天庭流放到了天荒之地,這么說來的話,他應該與天庭有很大關聯。”

一葉點了點頭:“法師您說的沒錯,這天魔原本不叫天魔,他原本還是天上一位很重要的神仙,名叫飛廉,是一位頗受尊敬的戰神。”

“原來如此。”

對于天魔的身份,法海之前就有些猜測,就是不知道他到底犯了何錯被天庭流放到天荒之地。

一葉繼續道:“貧道知道你們佛門凡事講究因果,但如果追溯根源的話,貧道反而覺得這惡果的根源反而是天上那幫人,呵呵!”

一葉微微抬頭鄙笑了一聲:“在很久以前,至于具體的時間貧道也不清楚,這一切還是貧道從師尊那里得到的答案。”

“只知道那時候,天庭的秩序形成時間還沒多久,那時候人間有這么一群特殊的存在和部落,他們擁有遠古神魔血脈,雖然不純,但他們個個能力出眾,堪比天上的天神。”

“他們都有著自己的驕傲,因此他們并不服從天庭的管教,也拒接天庭的招安,自然也不會遵循天庭的那套規則,這些人和部落被世人稱之為魔神,但他們非魔非神。”

“再到后來,雙方矛盾漸漸激化,魔神們對天庭所謂的壓迫日益不滿,他們開始與天庭唱起了反調,公開反對天庭。”

“這些魔神的最具代表之一便是刑天和他的部落,法師你也許聽說過他。”

“天庭和玉帝自然不會允許這樣的存在威脅到天庭,于是玉帝下令,集結十萬天兵天將誓要徹底剿滅這些所謂的逆天叛逆者。”

“據說當時的主帥是托塔天王李靖,副帥正是飛廉大將,善戰和好戰的他主動請纓充當先鋒打頭陣。”

“其他不服天庭的魔神部落相對弱些,很快便被鏟除,除了刑天所在的刑氏部落,他們當時是這股力量當中最強大的,并且據說他手中還有一顆天地至寶——天元珠。”

“雙方持續大戰了數千年,甚至曾經一度刑天帶著部落眾人殺上了天庭,發誓要奪那天帝之位,但最終還是敗了,據說是因為叛徒的存在。”

“捉拿了刑天之后,天庭一鼓作氣,打算斬草除根,徹底消滅他們的部落和大本營,只不過這些刑氏族人個個剛烈不屈。”

“最后他們啟動了毀滅大陣,企圖與這些天兵天將們同歸于盡。”

“在關鍵關頭,飛廉率領手下主動留了下來斷后,有一大半的天兵天將們因此逃過一劫,不過那飛廉還有剩下斷后的那些人最后全部被無盡的黑暗和浩瀚的苦煞之水吞并。”

“這苦煞之水極不尋常,它會讓你陷入無盡黑暗無法掙脫,哪怕是天神。”

“之后,活著的那些天神天兵以勝利者的姿態得到了天庭的豐厚嘉獎和獎賞,而陷入無盡黑暗的飛廉其實并沒有死,但他卻被眾天神給遺忘了。”

“所以,在貧道看來,這幫人最可笑的地方正是如此,脫逃者以勝利的姿態被抬高,而為此真正出力犧牲者卻無人真正關心在意,他們只看重最終的結果。”

說到這,一葉又是冷笑了一聲。

“被遺忘?還是沒辦法?”

法海眉頭一皺,想了想詢問著。

“呵呵,這具體的只有他們自己心中清楚了,但貧道知道的一個事實是太上老君手中有一寶物名為金剛琢,此寶威力無窮,它善能變化,水火不侵,能套天地諸物,這件寶物能夠完美克制那無盡的苦煞河水。”

“但奇怪的是活下來回到天庭的這幫人卻無一人提及此事,玉帝自然不知具體情形。”

“那飛廉在無盡的苦煞河底苦苦撐了數千年卻等不到任何援兵,又過了無數歲月,他的身軀早已腐爛殆盡,但他的意識卻沒有被消磨。”

“最后他的元神和其他犧牲的天神天兵怨念恨念融合,又過了數萬年,這苦煞河隨著這么多年時代的變遷漸漸自我干涸。”

“說到這,想必法師應該也猜到了這天魔的前身便是這飛廉。”

“從苦煞河脫離出來之后,他殺上了天庭,為了討一個說法。”

“他的實力與怨念形成了一體,怨念越深,實力也是越強,最重要的一點,他知道幾乎所有天神的致命弱點。”

“雖只有一人,但天魔從南天門一直殺到凌霄寶殿無人可擋,關鍵時刻,驚魂失錯的玉帝命人請來了你們西天的如來佛祖。”

“天魔雖然知道如來的弱點,但他卻破不了如來的丈六金身,自然不是法力無邊的如來對手,最終被如來擒住,這場天庭風波由此平息。”

“此事之后,玉帝乃至整個天庭對西天如來頗為敬重。”

“天魔被擒后,玉帝和眾神自然對他恨的咬牙切齒,他們很想要他死。”

但如來卻勸說道:“凡事皆有因果,今日惡果之因在與當年天神們的疏忽,況且他曾經也是你們天庭的一員,替天庭立下大功,如若殺了他,此事傳了開來,有損天庭威嚴。”

“既然如來都發話了,有些天神雖然有意見但也不曾多說什么,最重要的是如來告訴他們天庭中無人能殺的死他,就像他們沒法殺死刑天一樣。”

“最后這天魔被如來削去了大部分法力,流放到了天荒之地。”

“這后面之事,想必法師知道,不用貧道多贅述。”

“所以法師您現在明白了吧,為什么天魔肆虐人間,作惡無數,罪惡滔天,天庭卻無人下凡,因為雖然天魔實力大不如以前,但天魔知道他們的致命弱點啊,他們誰也保不準自己的弱點會不會被天魔知曉拿捏。”

“所以,這幫人是什么尿性,聽完此事的所有來龍去脈之后,想來法師心中明了自有答案。”

“阿彌陀佛!原來一切的根源在于他們!”

關于天魔的真相此刻法海終于弄清楚了。

一葉又是搖了搖頭,嘆了口氣,他還不知道的是天魔已經被法海徹底消滅,他還以為那天魔現在還被鎮壓在昆侖山。

“那萬妖窟的那些妖孽們呢,怎不能它們也知道這些天神的弱點吧?”法海很疑惑。

“哈哈!”

一葉忽地笑了出來,是因為他覺得很可笑。

“天庭啊,腐朽不堪!”

一葉忽地大聲感嘆了一句,而后收起其他的思緒,正色道:“這天庭早就不是一開始的天庭了,天庭內部各種支系復雜,你就說是各懷鬼胎都沒問題。”

“法師,您知道萬妖窟里面的那些妖獸妖怪們是怎么來的嗎?”

法海回道:“貧僧聽說它們是天上的那些人豢養的。”

一葉點了點頭:“沒錯,事實確實如此,他們嘴里不常有這樣一句話嗎,叫做神人鬼妖,等級有序,這些妖獸妖孽被天上那幫人當成了資源。”

“這其實很好理解,比如說煉丹需要用上某些妖血妖丹,試煉法寶需要妖怪妖獸們的鮮血,甚至食材來源。”

“萬妖窟出現漏洞,正是那些天神們的疏忽和失職,他們要是能夠早一點發現,早一點補救,后面也就不會有這么大的妖禍了。”

“這還不是最讓人不齒的,最令人不齒的是妖禍已經形成,中原民不聊生,他們還在互相扯皮,消極怠慢,根本就沒有把這些蒼生的死活放在心上。”

“所謂天上一日,地下一年,他們扯皮個一年半載的,人間已過數百年。”

“阿彌陀佛,如若這就是事實,這幫人可惡可恨!”

此時的法海心中生起了怒火。

一葉又是嘆了口氣:“這正是貧道看不過去的地方,我給你講一件事你便知道他們真正是什么樣的尿性了。”

“天上的二郎神想必法師應該聽說過吧,曾經有一次他領天庭之命,下凡除妖,他來到天庭,但眾人互相扯皮半天湊不齊人馬,最后他一怒之下,自己一人帶著哮天犬輕裝簡從下凡除妖,在某處山頭與妖孽大戰幾十回合,二郎神不小心毀掉了一座寺廟。”

“事后回到天庭,西天的人找上了玉帝,原來二郎神毀掉的那座廟里面供奉著普賢菩薩。”

“因這,二郎神除妖不但沒有任何功勞,反而因此受罰——向那普賢賠罪,并且恢復廟宇。這之后二郎神心灰意冷,聽調不聽宣,對于天庭派發的任務以各種借口能避則避。”

“這就是所謂的天庭辦事原則:不求有功,但求無過。”

“所以,法師你說這可笑不可笑?”

“呵呵!”

一葉又是鄙笑了一聲。

“確實很可笑,不,不僅僅是可笑,還很可恨!”

“眾生視他們為信仰,他們卻視眾生如草芥!呵!”

法海搖了搖頭,語氣冰冷。

“是啊,誰說不是呢?”一葉極為同意法海的話。

“不知道長可知如何在那九重天之上找到天庭?”

法海忽地詢問道。

聽到這話,一葉又是一愣,他想了想:“難道法師您真打算去天庭替蒼生討要公道?”

法海點頭,除了這些,法海突然又想到了那天蠱,也就是烏鳥,如此看來,這烏鳥下凡作惡多端定與天庭疏于看守和管教逃脫不了干系。

“法師,貧道一葉佩服的人不多,法師您算一個,雖然貧道與你相識不到一日。”

“但在這里,貧道還是真心勸法師您一句,還請法師千萬勿要這么做!否則只怕法師您的下場會...會很慘。”

“就算天庭的人不能把你怎么樣,你們西天的如來最后也絕不會放過您的。”

“所以一開始貧道才說,有些公道只在心中。”

一葉正色,從未有過的認真勸解道。

法海搖了搖頭語氣堅定:“貧僧剛剛也說過了,能不能和做不做是兩回事,正如你所知,有一便有二,如果所有人因此沉默甚至視而不見,那么下一次呢,下下次呢,這樣的事遲早還會再次發生。”

“不說讓他們怎么樣,最少得讓他們知道他們犯了錯,并且大錯特錯!他們應當給那些受害的眾生一個說法!”

聽到這話,一葉心頭一震,曾經的他也有這樣的想法,只不過后來他的師尊特意以天魔之事和西天的另外一件事告誡他遠離天庭,遠離西天,以及勿插手凡間之事。

一葉想起了師尊曾經提到的那位,他本是八部天龍中的一位。

有一次外出辦事,他偶然發現普賢的坐騎六牙白象竟偷偷下凡危害人間,最可怕的是他已經吃了一城的人。

他前去捉拿白象,但讓他逃脫了,他趕緊回到西天把此事告訴了普賢,普賢降服白象。

他本以為白象會受到巨大懲罰,在他看來如此罪孽深重,死罪也不為過,然而普賢只是讓他去地獄對那些被他吃掉的鬼魂們道歉。

他看不下去,在佛祖的講經大會上提了此事,最終的結果是他因為沖撞佛祖被貶下凡。

他說了這樣一句話:“你們都是一丘之貉!”

.......

史上第一法海 https://boyaec.com/biquge/225700/index.html